专家论坛

首页 > 最新文章 > 专家论坛

美国战略转型与欧盟对策(2017.1)

发布日期:2017-01-24

 

特朗普或将成为第二个列根,为再振兴美国经济和继续国际领导地位作出贡献?还是竟然变成美国的戈尔巴乔夫,断送了美国单边主义的帝国?美国身处的国际环境比许多国家更为错综复杂,本身疑难杂症太多,使得特朗普的国际战略转型的成败难测。

 

☉文/郑德力博士 (德国)

 

美国作为现代世界强国史上一颗灿烂的明星,经过了百年的国际政治经济和战争风云洗礼,脱颖而出,一举成为世界史上少有的超级大国。无论在经济和文化上,无论在硬实力和软实力方面,美国皆对世界各国发挥过极大的贡献和正反两面影响,至今未衰。但是当今世界发展日新月异,风起云涌,在当前美国新旧总统换届之际,美国的久经考验的超级大国地位也处在一个新三岔路口,内政和外交面临极大的新的内外结构转型挑战。

 

当前的美国,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特朗普于2017120日正式宣誓成为美国新总统之后,新的国际战略转型又势在必行,难免又将引起地球震动。特朗普是否将成为第二个列根,成功振兴美国和完成第二次中兴时代,或者反而成为美国的戈尔巴乔夫,断送庞大的美国帝国?全世界屏息以待,特别关注美国在未来四年将走怎样的一盘大棋。

 

美国的国际战略转型势在必行

 

在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的形成发展过程中,美国与五大洲结上了不了之缘份,强盛顶峰时的地位也应不逊于曾经享有日不落帝国美誉的英国。值得探讨的是美国的及时的和成功的多次战略转型,使得美国一次又一次地化险为夷,维持住其国际领导地位,即使美国也作了许多必要的战略调整和大让步,却又是更上了一台阶。

 

最近一百年来美国大概经历了好几次的国际战略转型努力,当前可能出现的较大的战略转型并不是第一次。在十九世纪60年代刚刚打完南北战争,美国统一了全国力量,正式进入建立大国行列的门坎,但是在接着下来的半个世纪,美国仍然忙于集中力量搞内部建设,满足于处在仍是欧洲列强争夺的国际经济政治舞台之外的边缘地带。美国南北战争结束之后约50年光景,欧洲各大国矛盾激化,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给羽毛丰满和隔岸观火的美国带来第一次国际战略转型的最佳机会,美国主动返回欧洲扩张势力。

 

美国不失时机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参战,发了战争财,但由于英法作为一战战胜国,仍然保留强大国力,美国当时既还没强大到足以全面介入欧洲核心政治,也就不贪恋留在欧洲大陆扮演政治军事配角,因此竟然不参加相当于是联合国前身的「国际联盟」。虽然当时的美国总统威尔逊也是凡尔赛条约积极的草拟人,美国参议院最终却否决了参加国联的议案,反而是德国和苏联在后来以非创始国身份又参加国际联盟,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国际联盟的会员国再互相昏天暗地打起来,国联在1946年彻底解散,让位给美国领导组成的和总部设在纽约的联合国。从美国不参加国联可以看出,美国作为新大陆崛起的强国,其国际扩张与收缩政策具有较大的灵活性。在传统的地缘政治结构的优势下,美国比起其他国家是较有条件根据本国的最大利益来决定自己的扩张政策,以及收缩政策。

 

回顾美国国际战略多次转型

 

美国真正参与并领导国际事务,恐怕还是从二战后期的1942年正式参战到1945年在欧亚两大战线的胜利开始,并在1945年以第一个拥有原子弹的国家的强大国力而正式登上世界政治舞台的金字塔顶峰,至今长达70多年之久。

 

作为第一个拥有核武器的超级大国,核武成全了美国最近70年的伟业,特别是在19451949的核垄断时期,美国就是世界,世界就是美国,对美国好的就是对世界好的。美国即使不以民主自由为标榜,世界各国对美国也毕恭毕敬。当时尚未拥有核武的苏联对美国也心存敬畏,斯大林必须把在西欧的一些占据地吐出来。或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随着苏联在1949年和中国后来在1964年相继打破美国史无前例的核垄断地位,并且也发展研制出相应的洲际导弹力量,这明显对美国的核霸权发挥起制约作用。还有其他无核工业大国的民用经济的蓬勃发展,努力在全球化商品市场与美国较量高低,美国反而可能不得不失去了传统武器时代新大陆原来具有的地理天险。在中俄军事力量的对冲下,美国与其他世界大国一样,必须平等地面对国际政治经济军事的激烈竞争,这也是造成了美国国际战略必须不断调整和转型的主要原因。

 

美国贯彻的一些国际战略调整和收缩的范围相当广泛,不胜枚举,包括早期与苏联的裁军协议,后来接受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权利,放弃美元金本位承诺,以及败走越南战争,不冷不热接受德国统一和欧元诞生。奥巴马近期同意伊朗核协议,坐观俄国抢回克里米亚主权和插手叙利亚内战而充分克制,解除对古巴封锁禁运,迎合日本制造中日紧张的钓鱼岛政策,以及特朗普在正式就任总统前就毅然宣布推翻奥巴马进攻型的TPP协议,专注力量来保护本土的劳动就业市场,皆可被视为美国一方面要力保国际领导地位体系的扩张特色,同时并行在做更多的国际战略收缩转型。

 

欧盟的美国政策举足轻重

 

西方各国从来不是一个和谐无间的整体,否则两次世界大战也不会打起来。欧美也从来不是铁板一块的一个彻底相亲相爱的西方大家庭,否则苏联当年在冷战高峰已经被合起来有将近7亿人口的西方世界击垮。美国新国际战略调整中不可忽视的一个方向是对欧政策的变化,将对欧盟产生巨大的冲击。反过来,欧盟屈服或对抗美国新战略的成败,也是重中之重的大事。欧盟作为美国的强大盟国集团,欧美共同利益和内部矛盾长期来是犬牙交错,难分难解。由于特朗普在竞选期间首次公开说了许多关于欧美关系出路的非正统的怪话,包括几乎撕破了脸,竟然破天荒地对欧盟半恐吓说,美国将退出北约,如果欧盟各国不断压低军费和在北约不多出钱的话。如此赤裸裸惊人之语在欧盟内部引起相当大的震动,虽然还不至于到惊慌失措的地步。在欧盟国家里面,本来只有少许反美的在野左翼小政党时不时提出退出北约的主张,作为要摆脱美国过分操控欧盟的言论反击,不成什么气候。

 

欧盟27国人多心难齐,多数国家领导人对美国大选的站边是和普京的「押宝」特朗普获胜的态度相反,比较倾向于支持脸孔熟悉的希拉莉。欧美重要政治家在美国大选投票前说了不少批评特朗普的话,因此欧盟此次对特朗普出乎意料获胜上台感到尴尬,对即将到来的美国战略转型相当警惕,应对起美国新战略来必然是严阵以待地防守要害。另一方面,最好的进攻有时候是成功的防守,欧盟的人口规模超过美国,经济实力不相上下,如果欧盟继续采取阳奉阴违或甚至相对应特朗普的强硬的对美政策,那也将反过来,对美国新战略转型的成败起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力。

 

126日欧盟与北约的外长会议(而不是欧盟与美国关于北约的会议),欧盟展示出加强40多项技术合作的善意,对外并无决定增加在北约军费报道,有关的具体决定恐怕要等到特朗普正式上任之后才会排上议程表。欧盟并无一个统一的军队,许多欧盟会员国也不一定有兴趣积极发展一个统一的国防军事体系。美国要求欧盟加强对北约多出钱作贡献,欧盟备受压力,陷入被动局面。欧盟必须认真对待,不能自乱阵脚。欧盟如以整体身份参加北约会议,不以欧洲个别国家身份参会,而是以欧盟为整体与美国掌控的北约直接谈判,将提高谈判实力,尽管这无疑是当前国际关系中一个别具特色的现象。这样的特色也使得实际上统帅北约的美国感到无所适从,特别是乌克兰战乱引起欧盟极大的不安全感,发展出一个如此的和平协商机制,即出现一个排斥美国,只包括法德俄乌四方会谈的诺曼底模式,不能不反过来引起美国异常的不满,但又不便公开表露。西方国际战略奉行的是,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或盟国,美国对欧盟在美国核保护伞下「坐享其成」的不满是有一定的道理,欧盟对于美国在欧美关系中拥有超比例的特权有意见也有一定的道理。由于英美经贸往来关系深厚,英国一旦正式脱欧,一个失去了英国的欧盟与美国的经贸关系必将自动减弱,欧美互相依赖的程度有所淡化,双方矛盾可能进一步加深和激化,这是美国国际战略转型必须解决的一个大难题。

 

变成美国的戈尔巴乔夫吗?

 

特朗普将成为第二个列根,为再振兴美国经济和继续国际领导地位作出贡献,还是竟然变成美国的戈尔巴乔夫,断送了美国单边主义的帝国?美国虽然不至于像苏联那样解体,却也可能返回独立自足的孤立状态,不再当世界警察,不再把国力用在于想方设法推翻别的国家上面,那将是一个可喜的发展。独木难支大厦,从特朗普公开要求美国盟国多出力出钱分摊负担的言论来看,颇有类似于苏联解体前夕的甩包袱政策。美国公开向盟国提出分摊维持其帝国地位的成本要求,今后不但有了意识形态不同的对立国,有了宗教排斥的对立国,似乎也有了许多利益对立和装聋作哑的盟国。剪不断理还乱,美国身处的国际环境比许多国家更为错综复杂,本身疑难杂症太多,使得特朗普的国际战略转型的成败难测。特朗普可能铤而走险发动世界大战,像奥巴马的警告那样,也可能战略收缩圆满成功,让美国回到美国在世界上应有的位置上。

(作者为中国银行法兰克福分行前副行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