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动态

首页 > 最新文章 > 神州动态

中国经济回暖复苏了吗?(2017.6)

发布日期:2017-06-26

☉文/白雪冰

中国经济经历了近40年的高速增长,坐上了世界经济亚军的宝座,但中国经济积累的问题和矛盾却已日渐凸显。中国经济要想走出L型增长,必须推行制度改革,实现制度「破茧」,完成从政府拉动需求到企业创造有效供给的根本性转变。

中国经济一季报收获「开门红」,6.9%的增速创六个季度新高。有乐观人士认为,需求的复苏,供给的出清,新政治周期的开启,均意味中国经济已摆脱谷底,步入「暖春」,迎来发展新周期。

面对此状况,有经济专家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复苏根基未稳,产能、债务和地产泡沫等困扰并未根治,民间投资乏力、资金「脱实向虚」痼疾仍是待解之题,且外部环境并不稳定,短周期反弹过后,长周期下行压力仍存,不排除会迎来新一波调整。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不能因为数据短期回暖就放松改革。恰恰相反,经济回暖恰是改革良机。今年是十九大之年,经济走稳正可成为中央和地方提速改革的「窗口期」,主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速制度改革,扩大改革受益面,并完成一系列风险排雷,中国经济才能完成长周期筑底,才能开启健康增长新周期。

「首季」告捷 经济新周期开启?

2017年是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年,也是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外界对中国经济「成绩单」的关注程度非同一般。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达至6.9%,创近六个季度新高,也高于6.5%左右的全年增长目标。投资、消费、进出口等宏观经济主要指标也呈企稳向好态势。

乐观人士认为,在地产严调控、金融严监管背景下,GDP增速反超预期回升,再次验证经济L型拐点已过,随着企业现金流和就业情况改善、外需回升,经济复苏范围逐步扩大,本轮复苏的持续性也在上升,中国经济正在开启「新周期」。事实上,今年中国经济的确正展现复苏迹象:

一、基本面转暖 1-3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创下两年新高,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和民间固定投资同比增速双双回升,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创2014年12月来最高增速,PPP项目快速落地,带动基建投资增幅维持在高位。

3月以美元计价的中国出口增幅反弹至16.4%,是最近两年的最高涨幅。一季度居民收入实际增长7.0%,比上年同期加快了0.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7%。「乐观派」认为,经济数据表现再次验证中国经济L型拐点已过,中国经济新周期已逐渐酝酿成熟。

二、企业面改善 从官方披露的数据看,2017年一季度工业企业利润和收入处于高位,较2016年明显「上台阶」,工业企业利润和收入的双双上台阶,表明企业层面出现明显改善。

分析认为,本轮随着企业利润的回升、以及产业升级的内在需要带动了投资的增加,同时投资所需要的投入品将是其他企业的产出品,从而带动经济周期的启动,随着固定资产投资的回升,经济内在动力的不断自我循环,最终带动中国经济「新周期」归来。

三、消费增速超预期 中国3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10.9%,1-3月消费增速再次走高。有经济学者认为,消费数据的超预期增长,验证经济好转可能已经传导至消费,新周期最后一环或已完成。

四、制造业温和扩张 过去半年的PMI连续位于荣枯线以上。有观察家指,中国制造业发展回暖,进入到温和扩张期,或让更多要素流入实体经济。

五、新增长极助力复苏 雄安新区的设立将带来新一轮产业转移,为河北发展注入活力,为北京发展创造更大空间,京津冀会比肩长三角、珠三角的新增长极,与此同时,东北等老工业基地在一系列政策提振下,也有望告别塌陷,由负增长变为正增长,实现谷底起飞。

乐观经济学者认为,经济拐点的出现,可能意味着向好趋势将从结构向整体扩张。需求的复苏,供给的出清,新政治周期的开始,意味着新周期的开启,经济筑底已经完成,并展开升轨。

外界对中国经济「硬着陆」的担忧也在减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由于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好于预期,同时政策有望继续支持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将中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上调0.1个百分点和0.2个百分点至6.6%和6.2%。

德意志银行也指出,中国多项经济活动指标在3月走强,综合各方面因素分析后,该行将2017年全年中国GDP增速预测由6.5%上调至6.7%。

经济冷热不均 压力依旧存在

虽然一季度经济数据向好,外界对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也有所调升,但笔者认为,判言中国经济已开启「新周期」仍言之尚早。事实上,中国的经济虽出现回温迹象,但冷热不均,且仍摆脱「刺激依赖症」。

经济学者直言,近期中国经济形势的好转又出现在了上游部门,原因是由于货币再次高速增长,房地产价格出现暴涨,「经济自觉不自觉地又滑到了拉动需求的老路上,又滑到了依靠宏观政策来制造短期繁荣的这个老路上」。

事实上,中国经济的大麻烦并未真正消除,尤其是产能、债务和地产泡沫并未根治,民间投资乏力、资金「脱实向虚」痼疾仍是待解之题,加之下半年地产政策收紧、基建减速、金融去杠杆,以及美国景气触顶回落等因素,中国经济长周期的下行压力依旧存在。有预测认为,未来两三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动能预计进一步减弱,年内市场预期很有可能进行第二波调整。中央政治局会议也提出,当前经济向好有周期性等因素,经济结构调整任重道远,面临不少挑战。

笔者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反弹不等于反转,下半年中国经济仍需关注五大风险:

政策收紧 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实现「开门红」,楼市继续贡献较大权重。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了9.1%,实现了连续四个月的增长,超出市场预期。3月,地产投资到位资金增长大幅加快,单月同比增速达到了20%。有外媒认为,行政投资干预经济的做法,致使中国房地产热度持续,难以真正带动低迷经济产生活力,只能是饮鸩止渴。

当前,房地产部门的风险仍是中国最显著的系统性风险环节,这个风险并未实质性排除,摆脱房地产依赖症是中国经济健康复苏的必经之路。鉴于风险排雷的迫切性,中国政府对于楼市的干预政策可能在下半年继续收紧,「地产驱动增长」的模式将在下半年再度受阻,从而压制后续总体房地产投资增长空间。

基建减速 中国经济「一季报」告捷,基建拉动也功不可没。长期以来,基础设施投资一直都是中国经济稳增长的利器,作为房地产触底后的领跑者,中国对基建投资的倚重并未消减。数据显示,1-3月,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9.2%,增长额超过8000亿,而基础建设投资同比增长23.3%,增长额超过4000亿,在整个固投增长额中占比接近50%。

但依靠「铁公基」大跃进拉动投资的经济模式,却并不能锻造中国经济健康增长的坚实基础,绝非长久之计。进入2016年下半年,PPP新增入库项目快速回落,70%以上项目仍然处于识别阶段,这将大大增加项目的落地难度,预计后期项目落地率将显著回落。从PPP视角来看,基建投资超预期走高并不具备长期性支撑。

冷热不均 一季度中国经济虽迎来「暖春」,但也是冷热不均。一是体现在官热民冷上,二是体现在各个行业之间。所谓「官热民冷」,一季度中国民间投资增长率虽上看7.7%,但较去年年均增长率8.8%仍有进一步下滑。作为中国经济走势的领先指标,民间投资意愿仍尚未出现显著提升。与民间投资仍未走出低迷相比,国企利润却在大幅增加。官方公布的2017年1至2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数据,国有控股企业利润增长逾一倍以上。「官热民冷」的增长模式显非健康增长模式。民间投资是中国经济「压舱石」,如无民间投资的强劲增长,中国经济的复苏增长并不具备可持续性,重启民间投资可谓任重道远。

与「官热民冷」相对应的是,中国上下游行业景气指数也不尽相同。产业上游景气独好,中小游产业传导效率低落,如何推动全社会景气回温,是中国经济能否找到有利支点的关键。

债务出清 高企债务一直是中国经济定时炸弹,虽然中国经济一季度收获开门红,但这个隐雷还远未拆除。IMF报告显示,中国的银行资产总额已是GDP规模的3倍,信贷扩张速度过快,这种增长持续越久就会变得越危险。另有数据显示,中国企业部门的宏观杠杆率,2010年还不到110%,2015年则增加到了160%。

中国财长楼继伟对中国的债务风险也不讳言。他表示,「当前威胁最大的是过度杠杆化,以及去杠杆过程中可能产生的系统性风险。」目前中国整体杠杆率为250%,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高达160%,由于80后消费观念改变和购房贷款增长,近两年居民杠杆率也上升了近50%。宏观杠杆率过高,杠杆上涨速度过快,及金融体系的风险日益显性化,均需重点防控。而鉴于一季度经济数据向好,预计决策层会有更大的决心将政策重点转向防风险,中央政治局4月下旬会议便提出,要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加强监管协调,加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加大惩处违规违法行为力度。

外部逆风 当前,美元汇率和长期利率总体呈上升趋势。强势美元之下,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国际融资成本随之水涨船高,所诱发的资本外流风险不容小觑。除了全球金融信贷环境收紧,美国经济景气触顶回落、以及反全球化浪潮,都可能会为中国继续扩大出口带来变量,外部变量也是下半年中国经济需要抗御的逆风之一。

一季度经济回暖可能会使得政策从稳增长更加倾向于防风险,未来政策转向会更加猛烈。因此,在内部政策偏紧和外部环境不确定背景下,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或将减速,全年经济或呈现前高后低的整体趋势。事实上,4月份经济数据也有走低趋势:4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1.2%,较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创去年11月以来最低。

有预测认为,短周期反弹过后,长周期下行压力仍存,不排除会迎来新一波调整。一季度经济或是全年高点,下半年经济有所回落,全年GDP增速或略高于6.5%。

改革筑底 任重道远

当前中国经济回暖的基础并不牢固,世界经济虽进一步复苏,但不确定因素仍多。未来中国经济会否出现疲软迹象,再度加大下行压力,仍需密切关注。事实上,当前中国经济是否进入「新周期」,并非当前最重要之议题,反而是在经济回稳之时,执政者更须关注中国经济深层痼疾,借经济企稳按下改革「快进键」,才是紧迫课题。

摆脱投资依赖症 2008年本轮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宏观政策选择可谓一直处于「两难区间」,一方面明知中国经济靠投资和房地产拉动增长的模式无法长久,另一方面,一旦经济下行,又不得不回到刺激老路。无论是地产还是基建,倚重刺激稳经济,中国「投资依赖症」都非一日之疾。此痼疾使得转型和升级的时机一再延误,对于中国能否摆脱「刺激景气」这一重大课题,中国虽对答案明了于胸,但却知易行难。

在倚重投资的同时,轻消费的失衡现象却未得到重视。截至2016年底,中国全社会储蓄率高居全球首位,中国居民储蓄率超过GDP总量的50%。储蓄率过高是社会上「投资无门」之患的表征。如何让消费取代投资,如何让民间投资重启活力,释放经济增长潜能才是决定中国经济能否真正回稳的关键。

供给侧改革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近年中南海主导的核心任务。但在一季度经济开门红的同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进展却并不平衡,留了不少「硬骨头」。以去产能而言,2016年钢产量不降反升;以去库存而言,信用扩张和货币超发令楼市烈火烹油;最突出的负效应是杠杆率不去反加,使得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突显。

尚停留在盯着数字进行目标管理、未有效运用市场化手段是经济学界对供给侧改革的主要诟病之一。多年来,中国经济一直面临着资源和生产要素错配的问题。让市场在资源分配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通过降低门坎、激励创新,达到经济结构优化才是正轨。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中国经济工作的主线,也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战役」,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供给侧改革决定中国经济转型的成败,不容有失。

制度「破茧」 自改革开放开启了中国经济的市场化进程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近40年的高速增长,坐上了世界经济亚军的宝座,其间虽没有因经济因素发生过重大调整,但中国经济积累的问题和矛盾却已日渐凸显。中国经济要想走出L型增长,必须推行制度改革,实现制度「破茧」,完成从政府拉动需求到企业创造有效供给的根本性转变。

对私有产权的保护,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放松和解除管制和全面的减税,都是题中应有之义。为民企创造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将更多的资源从政府部门的行政配置转向市场配置,加速深化体制改革,都是维持当前经济回暖势头的根本保证。事实上,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显现出回稳复苏的迹象,令中南海减少了经济下滑的后顾之忧,较宽松的宏观环境为加快结构性改革创造了空间,决策层决不能错过本次绝佳机会。

今年是十九大之年,新政治周期的开启,将打开新一轮「改革窗口期」,提速各项改革可谓恰逢其时。用改革筑底中国经济新周期,并完成风险清障,中国经济才能实现长周期筑底,才能开启健康增长新局。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