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坛

首页 > 最新文章 > 专家论坛

欧盟政局动荡中的法德关系(2017.6)

发布日期:2017-07-11

 


 

法国的出路在欧盟,欧盟的出路在法德的抱团,欧盟是否继续成功,受英国脱欧影响不大,而是取决于法德的互相配合与相敬如宾。无论谁竞选获胜上台,法德关系都需要一场新磨合。

 

☉文/郑德力博士 (德国)

 

牵动欧盟政治神经的法国大选终于在57日平稳举行,落下帷幕,水落石出,结果可说是有惊无险。主张脱欧以及要欧元分家的极右派勒庞在选举前呼声颇高,却遭遇彻底败选,雷声大雨点小,只获得34%选票。主张欧盟团结一致和对德政策比较温和的马克龙得票66%,一举击败勒庞,一个压倒性的差距。在第一轮的多候选人参与的预选中,马克龙获票24%,而勒庞当时作为第二大的得票候选人紧逼其后,也曾获得21%选票,相差无几,为第二轮投票带上较大声势。但是事与愿违,第二轮法国大选没有制造出政治大方向突变事件,扮演法国特朗普角色的勒庞异军不突起,不像美国大选戏剧性爆冷的政治变化那样多姿多采。

 

美国去年11月大选突然政治秀大爆炸,制造和出现一个难以捉摸的新总统特朗普和一天三变的新政策。法国选民的较高「政治理性」水平获得验证,欧洲大选的政治秀适可而止。当前欧盟的政治大方向仍然是,高深莫测的激变是弊大于利,维稳则利大于弊,独立人士马克龙的纲领比较顾全大局,不对前人千辛万苦发展起来的欧盟投燃烧弹,因此在法国第二轮选举中最终获胜,避免了「颜色革命」的出口转内销的悲剧,使得已经被英国脱欧搞到晕头转向的欧盟内部感到放心,世界政治经济也暂时不至于乱上加乱。

 

法国政治精英曾经积极参与颜色革命输出,也应了解颜色革命的绵里藏针的后患无穷。

 

美俄会师支持法国极右派

 

法国大选除了受法国内部问题和改革纲领左右之外,美俄的外部势力也不可忽视,美俄突然会师巴黎铁塔,行动一致。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对于今年欧盟的荷法德三国的大选兴致勃勃,美国尤其关心欧盟政治分裂走向,期望欧盟其他国家最好也和英国一样,跟随特朗普主义一起走,搞本身内部分裂,维持美国在西方世界的政治领导地位。

 

法国大选出现马克龙胜出的结果,普京应心里有数,不感到意外。由于勒庞竞选纲领之一是,主张欧盟解除对俄国的经济制裁,而马克龙的纲领则是坚持继续对俄制裁,普京自然投桃报李而支持勒庞。即使明白知道勒庞胜算不大,一个分裂动乱的欧盟对俄国也未必有利,但是俄国在法国大选前却也出现和公布过60%俄国人看好勒庞的不近情理的民调结果。另一方面,特朗普撕破政治礼节,公开表露希望看到欧盟四分五裂和脱欧浪潮此起彼涌的愿望,自然对反欧盟和主张不要欧元的勒庞比较钟爱。勒庞败选,失去上台机会,美国难免若有所失。值得注意的是,美俄两国总统在这次法国大选投票前的公开和半公开的表态竟然完全立场一致,站在一起,一致支持最终却败选的勒庞,是比较罕见的「携手合作」,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大国政治灵活特色。

 

脱欧问题成为聚焦问题

 

从美国民主党指责俄国暗中干涉美国大选内政开始,到特朗普公开表扬英国脱欧和表示希望看到更多欧盟国家都举行投票脱欧的言论为止,可看到欧美各国的民主大选越来越受到彼此间的「外来势力」的善意和恶意的互相关心。特朗普公开宣传英国脱欧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引起欧盟多数国家的心中之痛。法国此次大选「首次出现对欧态度的公决」,影响力的源头可说是来自于大西洋彼岸。

 

欧美主流媒体的国际评论热衷于彼此互相指手划脚,向来毫不留情,近年来欧美官方高层人士不甘寂寞,主要是美国在其友邦的这样那样的关心和「干涉内政」的言行也日益普遍,似乎已经越来越常态化。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样的信条并且被互相接受和执行。大西洋两岸高层公开叫板的频率在增加,可能被特朗普不讲友邦情面的言论所刺激,最近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甚至也公开幽默说,如果特朗普不断给脱欧主张打气,他也将准备支持美国各州闹独立,颇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奉陪到底的意思。欧美之间不再像以往那样温情脉脉,从前也不是不过分关心,但多数是在内部只做不说。

 

一个崛起壮大的欧盟首先对美国不利,是显而易见的现实,欧盟发展以及欧元的生存越来越受到美国的欧洲政策的阴影所覆盖,而欧盟去留问题也似乎超越各成员国内部政治问题,越来越成为欧盟成员国大选的聚焦点,这不能不说是特朗普的功劳。荷兰大选和法国大选已经在上半年先后顺利举行,没有出现国际上担心的那样的局面,那就是也发生类似美国大选的昏天暗地的乱象和结局。欧盟暂时不受美国兴起的民粹主义政治传染病的感染,打退了特朗普公开表示要看到欧盟分裂的愿望,划清与特朗普的政治闭关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界限,是符合本身国情环境和利益。下一个欧盟国家大选将于9月份在德国举行,由于德国负有定海神针的任务,处于当前国际政治经济危机四伏时期,德国大选的投票结果估计也将是稳定压倒一切,不以美国意志为转移。

 

美俄影响法德关系

 

法国和德国是欧盟的两根顶天柱,60多年来海誓天盟不离不弃,巧妙合作分工,塑造出一个国际合作的典型。英国可以脱欧,法德不能反目,法德5百年前是一家,中世纪同属于法兰克帝国。两千多年来欧洲大陆创建灿烂文化,但是也互相打打杀杀,腥风血雨。封建王朝时期有宗教战争的争地夺城,进入工业革命时代激烈争夺市场和资源,也更加没有和平,三天两头炮声隆隆,打个不停,各有胜败,百姓遭殃。

 

拿破仑被打败,希特勒也被打败,二战结束之后的西欧百废待兴,必须重建经济,当时粗糙简单的经济合作联盟其实是在美苏冷战大环境下,美国必须让西德恢复发展来对抗苏联,但是又要监控战败的德国的壮大。1952年落实了法德意荷比卢的煤钢联营,后来逐步深化扩大成为经济共同体(EEC),欧洲共同体(EC)以及在2007年正式定名为欧盟(EU),在政治经济上进一步融合在一起。法德老牌工业革命大国多次自相残杀而元气大伤,欧盟早期的形成原因既复杂也透明,在二战结束后的初期阶段本来只是在美苏夹缝之间求生存的中间地带,埋头搞经济,深化区域合作战略,如今发展出四亿多人口的内部市场和生产力的巨大规模,拥有了足够的集体实力周旋于美俄之间,不可避免地要升格为经济指挥政治的一股强大国际力量,其中依靠的是20多个会员国存异求同,互相团结的辉煌成绩。欧盟树大招风,现在因此也难免成为一个靶心,既是美俄争取的力量,也自然是被美俄企图分而治之的打压对象。

 

法德仍然必须抱团

 

百年宿敌的法德在二战结束之后互相不念旧恶,化解前怨,通力合作,法国当政治领导,德国当经济领导,相濡以沫,欧盟取得成功。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法德既要存异求同,又要亲兄弟细算账,1990年是一个分水岭。德国的重新统一严重打破原来的均衡,所以当年法国总统密特朗和英国戴卓尔夫人坚决反对两德统一,但是顶不住美俄德的秘密外交。德国为了软化法国的反对力量,据说让步迎合密特朗继续捆绑德国的愿望,同意提前搞欧元货币统一,却也歪打误着。统一后的德国有了8千多万人口,法国只有6千多万人,出现较大的实力对比变化,法德关系进入历史新阶段,法国陷入比较尴尬的处境,虽然仍保有安理会五常一席及世上少数的拥核国家身份。

 

法国的出路在欧盟,欧盟的出路在法德的抱团,欧盟是否继续成功,受英国脱欧影响不大,而是取决于法德的互相配合与相敬如宾。法国政治舞台出现了反欧盟的勒庞父女先后两次打进大选决赛圈,或有利于制造与德国谈判协商筹码,也能刺激内部改革动力,但是法国从本身的全局利益出发,绝对不可能由勒庞冒然上台,不能搞到欧盟鸡飞蛋打和闹到法国自己得不偿失。

 

法国大选揭晓后数天,德国又公布3月份最新出口统计数字,打破1950年以来最高单月出口纪录,达到1182亿欧元。合则兴,分则亡,法国寄望于马克龙施展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法国的改革和创新近年来明显落后于德国,有待迎头赶上,也需要德国扶一把。默克尔说,德国可以积极支持法国经济改革,但是不会为法国支付改革账单。法国提议发行欧盟公债,筹资一起用,共同分摊负债,德国方面顽固拒绝,无论谁竞选获胜上台,法德关系需要一场新磨合。

 

(作者为中国银行法兰克福分行前副行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