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坛

首页 > 最新文章 > 专家论坛

西方的统一与分裂问题(2017.7)

发布日期:2017-07-27

 

 


 

西方世界内部朝向既斗又破的方向发展的危险性越来越大。特朗普的强势将强到什么地步,和平的俄国到底和平到什么地步,也同样难以评估和预测。另一方面,失去欧盟配合支持的美国霸权将得不偿失,因此白热化论争之中双方被迫互相妥协的空间仍然存在,但长远看,各谋前程出路终归还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

 

☉文/郑德力博士 (德国)

 

西方世界的统一或分裂问题是当前国际上最重大问题之一,5月底北约和G7的两个峰会一个接一个举行,热气腾腾,为西方的统一与分裂问题提供了一个紧凑的交流和交锋的舞台。

 

两个不欢而散的峰会

 

特朗普上台4个多月后首次访欧参加峰会,却没有受到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顺带邀请进行国事访问,历史上比较罕见。北约峰会和G7峰会的意义重大,曾经是热烈欢聚,举世瞩目,但是时过境迁,今非昔比,如今似乎已变成为西方内部的鸿门宴。美国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当面要求其他成员国增加北约军费承担,欧洲表现出来的统一步伐的战略意愿仍然并不强烈欢乐,更多的报道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讨取军费的「训话」和欧洲也不再装聋作哑的不满。

 

北约峰会草草结束,后来转移到意大利继续开G7峰会,欧洲在G7峰会打出巴黎气候协议的王牌,明显剑指美国。特朗普嗤之以鼻,出言尖锐,全盘推翻奥巴马两年前签过的未干笔迹,引起欧洲各国领导人抱怨,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气氛的峰会。特朗普也带着愤怒和失望回到了白宫,郑重其事择日隆重公开宣布又一个总统新令,宣布美国正式退出巴黎气候协议,一个有将近200个国家签字的联合国主持大局的减排气候协议被特朗普视如废纸一张。

 

就像对待TPP的虎头蛇尾一样,美国或许处处感到有被其盟国挖坑的危险,因此宁可甘心情愿自我降格,不惜一切代价去与叙利亚及尼加拉瓜为伍,共同组成不签署不承诺巴黎协议的唯一的三剑客集团。这是美国继退出TPP之后的第二个重大退出,应算是欧盟联合制约美国的一个成功。特朗普「退出主义」在气候协议决策上发展到了一个新高点,但是肯定不是最高的,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退出」,可能还有更多的惊人退出程序编好在特朗普软件中,其中或许也应包括一个退出台湾的软件程序,即使退台程序仍可能包含一些以进为退的垃圾包而依依不舍。国之盛衰是历史常规,战略退却难免,以美国之强大也仍然有能力落实执行一个优雅的大国退出战略,而不一定需要如此气急败坏。

 

欧美经济与军事关系失衡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西方世界的发展也是如此。以美国为领导力量的西方世界在二战结束之后比较打成一片,并且在冷战高峰时期盛极一时,呼风唤雨。西方世界有过内部政治军事和经济相对统一协作的黄金时期,但是天下无不散筵席,现在的西方世界也呈现出外忧内患的严重裂痕,特别是内部各国经济发展出现差距,欧美的经济竞争对抗关系越来越大于互补关系,利益矛盾重重,不断激化,进入了寻找新方向的脆弱动摇地步,这将难免连带影响本来已经动荡不停的世界战略格局,同时反过来,西方现状也不可避免地在继续接受外部世界迅速发展的大趋势的强有力冲击。

 

被泛称的西方世界是以美国为主体,其他成员国为客体,内部长期存在领导和被领导关系,也就是有人骑马和有人被当马骑的关系。像「动物农场」一书要讽刺苏联早期计划经济的描述一样,现在也反过来可用以讽刺西方世界当前现状,那就是「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美国在不知不觉中也从财大气粗的被其盟国高捧的更平等的宝座上掉了下来,特朗普几乎穷相毕露,而又不放弃在西方内部峰会高调表现,美国仍然拥有更平等的地位和特权。

 

美国的日本政策模棱两可

 

西方世界里面还有一个面目并不十分清晰的日本。日本是东方世界中抢先提前完成工业化的国家,长期来以脱亚入欧为其理想追求目标。由于岛国思维的局限,提前工业化的日本在历史上不是以推广和平建设的方式,而是曾经以战争侵略掠夺亚洲国家。二战战败的日本被美国收编,软硬兼施,美国既使用日本民用经济力量为其霸权服务,又牢牢抓着对日政治军事监控,半个多世纪来的成绩大于失误,日本也自满自足于美国画下来的天地,朝鲜拥核打乱了美日之间互相依赖关系。

 

日本在当前西方世界里行使的功能紊乱,既要打扮成西方国家一员,却多少被欧美看成是来自东方的小伴娘,因为日本的1.2亿人口毕竟小于欧盟的4亿多人口的内部市场规模。日本既以G7会员为荣,却在日美的双边无条件投降书下和安保条约下被美国直接遍设军事基地驻以重兵。美国的欧洲驻军在名义上还比较含蓄,不是直接对欧洲当地国的驻扎,而至少在表面上是以北约成员的多边名义派驻,可见美国的欧洲政策和日本政策之间也还有「偏心」,不是日本所能纠正。日本军费约为GDP1%,低于美国的4.4%和欧盟的平均约1.5%。日本近年来野心勃勃扩军,军费主动上涨。有了朝鲜因素为借口,日本也不需要美国施压提高军费,美国反而对日本可能越界扩军难免心有余悸。美国希望减负,但是其盟国的过与不及的军费支出其实都不符合美国利益,必须严格管控抓准。欧盟多年来设想建立一支独立的应急部队,也是艰难重重,不了了之。

 

西方政治军事联盟何去何从?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美国的兵家之道翻云覆雨,但是目前也进入迷茫的三叉路口。当前世界各国各区域的经济蓬勃发展,各国生产力和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传统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国际对比发生很大变化,美国已经不再是许多重要国家的最大贸易和投资伙伴国,严重影响到美国传统的军事攻守联盟的设计。在国际政治军事联盟史上,美国模式曾经风行一时,遍布世界,占据统治地位,现在明显面临已经过时的严峻挑战。主要原因是美式军事联盟落后于国际经济合作的新发展,与国际经济发展不配套,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越来越模糊,并且可能从被保护朝向被讹诈或更糟糕的危险方向发展。

 

军事联盟必须如鱼得水,应该有的经济前提不外是,盟主必须是外贸和国际收支顺差国或平衡国,不缺枪也不差钱,军事联盟才能保持稳定和较少内部矛盾。如果盟主发展到向其他盟国讨钱和半公开敲诈,要求大家提高军费,主要是供司令支配使用,那么无论有多好的理由和曾经贡献多大的功劳,军事联盟其实已经丧失了必要的最低支撑基础。本来通过军事联盟而额外取得的政治经济资产也会变成包袱,共同统一使用的军事设施和系统也可能变成只是一个同床异梦的一张行军床,分裂的表面化已难避免。这点从土耳其的独断独行已经预示出来,土耳其这个老北约成员不顾本身作为北约会员的忌讳和北约条规约束,也不需要从北约退会,近来公然和俄国打得火热,在中东与俄国的军事行动配合紧密,外贸经济也恢复活跃往来,根本没有听从美国制裁俄国的意思。从中可以看到,军事联盟是军事联盟,生意是生意,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内部的多头发展出现不可阻挡的新趋势。

 

西方世界的进一步的发展是扑朔迷离,充满复杂变量。普京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欧美论争激化,如果发展到北约解体,才能说是对俄国有利。北约是在1949年苏联也有了原子弹,打破了美国垄断之后,美国被迫草草组成的一个军事联盟,以便应付也有了原子弹的苏联地面大军压阵。在这之前,美国凭借原子弹垄断地位占据西欧势力范围,不怕苏联传统部队大军,也不需要搞什么欧美军事联盟。1954年北约吸收了经济重建成功的西德为会员,苏联也被迫成立了华沙条约的军事联盟。美苏对抗以苏联解体,华约解散和德国统一而告一段落。冷战结束至今,欧美之间的矛盾爆发仍然理性地控制在斗而不破的状态,然而特朗普对欧盟的激烈的打棍子言行改变了这个传统,增加了火药味。欧美过去的论争多数还是控制在部长级的水平上,例如负责2003年攻打伊拉克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经是欧盟的众矢之的,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殊免于暴露在第一线,让欧美之间的总统级别的最高交往仍然保持彬彬有礼,制造一个比较适宜的缓冲地带。现在经过特朗普有备而发的乱枪扫射,美国沉不住气,欧盟各国领导人也针锋相对,直接反击批评。本来斗而不破,当前西方世界内部朝向既斗又破的方向发展的危险性越来越大。然而,没有美国保护的欧盟必须重新花气力调整定位,动荡的风险代价难测,特朗普的强势将强到什么地步,和平的俄国到底和平到什么地步,也同样难以评估和预测。另一方面,失去欧盟配合支持的美国霸权将摇摇晃晃,得不偿失,因此白热化论争之中双方被迫互相妥协的空间仍然存在,但是在长远上,各谋前程出路终归还是一个必须面对的现实。

 

(作者为中国银行法兰克福分行前副行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