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经

首页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经

徐四民批评港台卓有远见(2017.8)

发布日期:2017-08-24

☉文/游雨僧

历史是贤明睿智的评判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香港回归20年「一国两制」的实践,充分证明香港《镜报》月刊创办人、前全国政协常委、大紫荆勋贤徐四民先生,他生前对香港电台的多层次、多角度的中肯批评,是完全正确和卓有远见的。徐四民先生批评港台而蒙受的不白之冤应澄清,他提出许多纠正港台编辑方针失误的真知灼见,应该成为新一届特区政府加强对港台管治的良好借鉴。

香港隆重庆祝回归20周年以及国家主席习近平到港视察之际,香港电台在其「城市论坛」节目的宣传海报上,竟然用「『一国两制』大智慧,呃足廿年不堪提;主席赠言信国家,黑布紫荆庆回归」的大标题,攻击「一国两制」,抹黑香港回归。

一、港台恶劣表现不是一朝一夕

对港台这样的宣传海报,无论是政界人士,或者是一般市民,都会看出这是非常露骨的挑衅,是反中乱港的「登峰之作」。香港资深传媒人联谊会就此发表严正声明,对香港电台容忍下属人员肆意攻击回归活动,攻击国家领导人感到不解和愤慨,并要求香港电台总编辑、主管香港电台的特区政府有关部门解释,要对恶意放毒的节目制作人加以纪律惩处,杜绝类似事情再发生。

社会各界批评作为公营机构由公帑出粮的香港电台,一小撮人为推售他们的反中乱港的政治理念,可以肆无忌惮的骂特区政府、骂国家领导人。他们手执的令箭是香港电台与政府签署了「架构协议」约章,容许「编辑自主」,为此就假新闻自由之名,行推销反政府反中央之实。其中《头条新闻》就是抗中乱港的急先锋,其内容把矛头对凖特区政府和中央。港台有此恶劣表现,不是一朝一夕,类似例子可谓罄竹难书。

二、政治伦理的颠倒应端正过来

其实,港台问题尾大不掉,是由于曾出现过的绥靖主义倾向所至。回归后,徐四民先生多次提出港台问题的严重性,并提出许多纠正港台编辑方针失误的真知灼见。遗憾的是,徐四民先生却被当时北京批评,助长了港台反中乱港的底气,加上特区政府20年来为官避事的官场文化,使港台成为全世界骂中国政府和抹黑「一国两制」最厉害的电台,恶劣程度超过CNN。香港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曾直言:「全世界辱骂中国制度最厉害,不在美国、欧洲,恰恰在香港。」实际上这又恰恰集中在港台。如何处理港台问题,考验特区政府的管治能力。

徐四民先生批评港台的立场向来鲜明,1998年他出席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批评港台有关节目「阴阳怪气」,指出港台不应该拿公帑却专骂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但时任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发表措词强烈的讲话,无理指责徐四民先生是所谓「企图邀请中央政府来干预特区政府的事务」,反对派阵营也趁机鼓噪,十分嚣张。有关方面当时未能激浊扬清明确支持徐四民先生,反而对陈方安生有所「委曲求全」。这种政治伦理的倾斜乃至颠倒,令陈方安生和港台对抗宪制、肆意打击爱国爱港力量的气焰更加嚣张。

政治伦理是一个社会最根本的价值原则和标准,其核心是公平正义,使政治贤能获得公平公正的对待,这关系到整个香港政治生态。徐四民先生批评港台而蒙受不白之冤应平反,这种政治伦理的颠倒应端正过来。首先,应为徐四民先生批评港台遭到的误解甚至冤曲澄清和平反;其次新一届特区政府应在任内解决港台问题。中央指出,应当完善基本法实施的相关制度和机制,当中包括「中央政府向行政长官发出指令权」等六项权力。中央指令特首在任内解决港台问题,应该是完善基本法实施的相关制度和机制的举措之一。

三、揭示港台角色回归前后迥然不同的秘密

1999年徐四民先生接受访问时批评说:「全世界没有一个政府电台跟政府政策对立的……政府政策如果没有人帮忙宣传,就一定不会成功。」徐四民先生表明不认同港台节目采取嬉笑怒骂表达手法,认为港台以低级趣味迎合观众,言论自由「过了头」。

徐四民先生指出:「公营广播必须有严谨的机构管治,清晰的公共广播政策、编辑方针,以及履行公共广播服务者应有的使命。香港电台历来宣称编辑方针是『独立自主』,却没有弄清是『谁作主』。」

港台一直声称:「港台到1995年,政府更与港台签订『架构协议』,列明香港电台享有编辑自主。自此港台享有编辑自主权进一步获得确立。」对这种欺世惑众之言,徐四民先生揭示了港台角色回归前后迥然不同的秘密,他指出回归前港台从来没有「编辑自主」,从来没有反对过港督和伦敦,就是对港英政府的施政和公务员中洋人的特权等,港台都噤若寒蝉,莫敢哼声。临近香港回归,末届港督彭定康在将港台公司化企图未遂下指使搞的这个「架构协议」,目的是将原来的港英政府电台,变为脱离和对抗未来特区政府的独立王国。

徐四民先生指出,末届港督彭定康在最后一份施政报告中说,新闻界必须「捍卫自主、坚持自主」,他还引用杰克.伦敦的话:「宁作飞灰,不作浮尘。宁投熊熊烈火,光尽而灭;不伴寂寂朽木,默然同腐。」徐四民先生指出,这是赤裸裸煽动港台和香港新闻界「奋然而起」,对抗未来的特区政府和中央。徐四民先生指出:「香港回归后,港台角色果然发生迥然不同的变化。从『政府喉舌』变为反对派电台,不仅反对特区政府,而且诬蔑中央政府。」

四、事实确如徐四民先生所揭示

事实如徐四民先生所揭示,香港回归后,港台角色果然发生迥然不同的变化。从「政府喉舌」变为国际反华势力和香港反对派的电台。1999年,港台安排台湾驻港代表宣扬「两国论」,鼓吹分裂国家。2001年5月,适逢西藏和平解放纪念日,港台第一台节目主持人声称西藏为「国家」,污蔑「当中国共产党执政后,杀了数以万计的西藏人士的生命」。

港台的《头条新闻》、《城市论坛》、《自由风》、《议事论事》等节目,每逢有可以借题发挥造谣攻击国家和香港的「大事」,都毫无例外竭尽造谣攻击之能事。举凡四川大地震、北京奥运、西藏「3.14」暴乱、乌鲁木齐「7.5」事件、北京大阅兵、CEPA、自由行、西九故宫、港深科技园、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辽宁舰」航母编队来港庆回归等,港台造谣攻击国家和香港的论调层出不穷。在节目风格上,《头条新闻》整个节目都是戏谑、讽弄、抹黑的丑陋低俗闹剧。《城市论坛》论题偏颇、先入为主,主持人倾向明显,赤裸裸偏帮反对派。

社会各界批评港台反中乱港,港台就有人搬出「编辑自主」、「政治中立」、「平衡不同意见」等自辩,但这是自欺欺人之说。徐四民先生指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公营电台可以「编辑自主」到公开同宪制唱反调,鼓吹分裂国家。

五、港台部份节目主持人的「卡臭嘴」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播卡弗蒂发表辱华言论,称「中国产品是垃圾」,「在过去50年里中国人基本上一直是一帮暴民和匪徒」。对此,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政治学教授詹姆斯诺兰批评卡弗蒂就是一大「臭嘴」,「长期以来一直在CNN扮演着一个用语刻薄、满怀怨恨的老顽固角色」,「卡氏那些粗鲁、拙劣和不公的评论已招致中国反应大爆发」,并指出「在『卡臭嘴』这件事上,谣言止于智者」。与卡弗蒂的大「臭嘴」比起来,港台有关节目主持人操控大气电波言论,扮演反对派「政治打手」角色,经常在其主持的节目中,抹黑攻击建制派,凡是跟建制派有关的,一律在他们反对之列,只要提到建制派3个字,他们一定要加上负面形容词。他们还将其主持的节目变为攻击国家的政治工具,其攻击中央政府和「一国两制」,抹黑建制派,恶意中伤和诽谤爱国爱港人士,用心之恶毒、用语之刻薄,与卡弗蒂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令人惊讶和愤慨。

六、港台值不值得每年花10亿元公帑供养?

港台一直将「编辑自主」当作其护身符,抗拒任何模式监管,但在护身符下,市民见到的却不是中立客观的言论、善用公帑的责任心。除了编辑方针失误外,港台涉嫌贪渎并在法庭被定罪的高层员工,包括台长、总监、高级主任兼而有之。审计署多次揭发港台行政紊乱及大花筒,以及廉政公署先后多次拘控港台员工,都令港台形象一差再差。

港台高层的丑闻不绝,最瞩目的是前广播处长朱培庆一掷万金看完脱衣舞搂艳女外出被记者撞破,更可耻的是前广播处长张敏仪形容朱培庆的行为是「绅士风度」,香港妇女界团体对此发表声明,指朱培庆身为高级公务员却去寻花问柳,是对妇女的侮辱,又批评张敏仪公然将召妓丑行美化为「绅士风度」,令人匪夷所思。朱培庆与张敏仪惺惺相惜,暴露港台高层蛇鼠一窝、狼狈为奸。

港台花了纳税人巨额公帑,一些制作人员却公器私用,导致大量公帑被浪费。根据港台2017/18年度的经费预算,港台一年的预算就高达10亿元,比去年增加了逾600万元,港台的编制更超过700人。一年花费10亿元、有700多人的广播机构,制作的节目理应具质素保证,受到市民的喜闻乐见。但结果却令市民大失所望,在港台的电视频道,大多数节目收视长期只有0.1点至0.2点,而且每天平均长达9个小时收视更是0,变相就纳税人血汗钱倒入海。

港台最新收视数字,竟然比熄机前的亚视还输了一大截。当年亚视每年开支只是每年3亿多元,而根据港台最新年度预算,却高达近10亿元,但做出来的节目收视却比熄机前的亚视还不如!这样一个立场偏颇、收视低迷的所谓公营电台,究竟值不值得纳税人付出每年近10亿元公帑供养?

七、对长期恶意放毒的制作人加以纪律惩处

徐四民先生生前提出许多纠正港台编辑方针失误的真知灼见,应该成为新一届特区政府加强对港台管治的良好借鉴。

徐四民先生指出,「架构协议」约章规定的制度弊端和漏洞百出,部份管理层人士借助「架构协议」,将「编辑自主」的权力无限扩大,凌驾于政府和社会之上。检讨「架构协议」,就是为了改善和堵塞制度弊端和漏洞。

徐四民先生质疑:「即使在被捧为『自由王国』的美、英,新闻自由、编辑自主都不是绝对的。难道港台的『架构协议』和『编辑自主』不应该检讨吗?」徐四民先生举例说,在美国,「美国之音」电台亦担任着美国政府喉舌的职责。英国1990年制定的广播法(Broadcasting Act)近两百条,全面管理传媒。仅1997年至2000年间,「英国广播公司」(BBC)至少有8名主管人员因与当局唱反调而被炒鱿。借鉴徐四民先生的意见,主管港台的特区政府有关部门,要对长期为官避事的广播处长身兼港台总编辑,以及长期恶意放毒的节目制作人加以纪律惩处,包括炒鱿。

八、改变港台独立王国性质

徐四民先生指出,检讨「架构协议」约章,首先必须厘清港台总编辑的角色和权限。「架构协议」一开始就说:「香港电台编辑独立。处长为电台的总编辑,负责制定一套符合《港台制作人员守则》的编辑制度。」问题的关键在于,广播处长身兼港台总编辑,又是公务员又是超级「无冕之王」,就是行政长官也指挥不了他。广播处长权力远逾一个处长的权力,且不须问责,可以凌驾于政府、特首和社会之上,这是极不合理的。徐四民先生指出,绝对的权力是危险和腐败的权力,权责严重失衡的权力也同样是危险和腐败的权力。港台回归后出现的种种严重失误,包括编辑方针的失误和高层乱用或讹骗公帑,症结正在于此。徐四民先生建议,广播处长不宜担任港台总编辑,而应由有关政策局局长兼任总编辑并向行政长官直接问责,这样,就可以在制度上改变港台脱离特区政府的独立王国性质。

徐四民先生指出,港台以「编辑自主」的原则来处理所有批评和矛盾,只有广播处长一人独揽大权,就绝非公营电台了。他建议成立一个独立咨询委员会决定港台编辑方针,决定港台节目制作的大原则和方向,以反映出社会的主流和平衡意见。咨询委员会可以对港台的制度、权力、责任、角色、定位、编辑方针及经费运用等提供意见,也可以分担政治责任。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