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责专辑

首页 > 最新文章 > 企责专辑

郑国汉校长:教学是大学的第一使命(2020.9)

发布日期:2020-09-30

☉文/明贤

☉主持人/周伯展 镜报顾问

☉视频播放/「镜新闻YouTube频道」、Facebook、微博、华人头条

日前,岭南大学郑国汉校长应邀接受「镜新闻」访问,与镜报顾问周伯展医生对谈。郑国汉校长谈到岭南大学的博雅教育理念和社会责任工作,以及他对于经济和社会议题的看法。

周伯展:各位观众,欢迎大家收看「镜新闻」,教育是国家和民族之本,若要国富民强,教育一定要做得好。在教育之中,大学教育是相当重要的一环,大学帮助国家和社会培养人才和将来的接班人。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国汉是我中学的同班同学,今日很高兴可和同学聊天。首先要恭喜你,最近《泰晤士报》公布了大学影响力排名,岭南大学获得「优质教育」第二名,还有「博雅教育」方面入选《福布斯》杂志排名的亚洲十大,真是为国争光。所以我要访问一下这位老同学,你是如何带领大学获得这份荣誉?

博雅教育推动学生全人发展

郑国汉:首先主要是同事们的共同努力,还有与岭南大学的定位有直接关系。岭南大学在1995年定位为一所博雅大学。所有博雅大学都非常重视对学生,尤其是本科生的教育投入。博雅教育既有西方的传统,亦有我们中国的传统,目的就是达至全方位发展,亦即全人教育和全人发展。我们希望学生能多作思考,在思考能力、知识广博、技能等方面多样化发展。除了个人本事之外,亦希望学生抱有社会责任感,以西方的讲法就是公民意识,这是我们希望他们做得到的。为达到此目的,大学教育的方法首先在知识基础方面要比较广博,所以我们的必修课程、核心课程会比较多,占的分数也会相对多。

周:例如是什么?

郑:譬如说我们对中英文的课程要求是比较高,其他大学可能修读两门英文课,我们就修四门,而中文课,别的可能修一门,我们就修两门,所以语言方面的要求会是更高。因为博雅教育有一个很重要的基本要求就是沟通能力,所以要多提高语文水平。除此之外,学识基础亦要广阔,譬如我们有四门必修科,第一科是「慎思明辨」,主要学逻辑、思考、思辨等论证问题的方法;第二科是「世界史中的中国」,以中国为一个主题去学习世界历史;第三科是「香港社会」,集中讨论现代的香港;还有第四科是「科学的过程」,学习科学方法。另外,我们选修课程有五个领域,包括人文与艺术;管理与社会;创意与创新;数理、科技与社会;价值、文化与社会,学生必须从各领域中选修一科。所以除了中英文科之外,他们要修满九科,其中有四科是按我们规定的。虽然修读较多的基础科目,相对而言专业的学分一定会较少,但这正是博雅教育的取向和定位,我们希望培养通才。传统上大学培养的专才,在现今多变的社会中可能会吃亏,因为知识的结构转变得快。我们希望学生能有一种应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除了学分要求,我们还有另外一种分数要求,我们叫综合学习课程,即是德智体群美的教育。我们基本上有70分的要求,依照教学目的去设计内容,包括学校举办的活动、聆听演讲、参与活动等都可以计算分数。另外,体育也是我们重视的领域。同时,我们亦很重视让学生到外地去学习不同文化,所以岭南大学是香港众多院校之中,对外交流的比例最高的。在修读四年制课程的学生之中,超过八成是曾到过外地交流,包括整个学期交流,还有暑期或冬季班。交流目的地有国内外,国外除了英美等热门国家,我们还提供了相对冷门的东欧、非洲、中南美洲等国,让学生凭兴趣去选择。

周:所以真是实至名归,一个全面全人的教育,才能获得这个奖项。

郑:这都要很多谢我的同事努力。

周:这是整个团队的工作,而你是带领者。

重视教学为社会作育英才

郑:我当然要将学校的宗旨贯彻于用人方面,我觉得自己也有一些直接贡献,就是所有助理教授以上的教职员,在任命之前都经过我的面试。我会向他们解释,我们岭南大学是很重视教学的。对我们来说,大学的第一使命就是教学,当然教学之外亦需要做研究,但教学很重要。

周:这个是根本。

郑:社会出钱资助支持大学,首先就是支持培育人才。我们岭南大学的校训是「作育英才,服务社会」,社会给予大学资源作育英才,那便是第一使命。当然教职员不能够放弃高质量研究,但教学必须放在首位。我希望聘请到的教职员是热爱教学工作,并以学生取得优秀成绩作为自己的成就之一,而非只用心于做研究。

周:所以大学的校风和定位就很视乎校长的领导方向。你对于中小学教育有没有一些「贴士」给我们。

郑:实际上我没有研究这些,只是从报纸上的报道中有所了解。有一个说法,因为中国历史由必修课变为选修课,这导致很多人都没修读,相反通识就变为另一门必修课。通识课的英文名称是Liberal Studies,有些人会将它与我们博雅Liberal Arts联系起来,但两者的内涵应该是不一样的。至于通识科是否出现了问题,我觉得如果从通识教育的角度去作思考,其实它的目的及原意是不错的。通识教育都是教导学生分析不同的事物,然后大家讨论,讲求Analytical Thinking和Critical Thinking。其实我觉得问题是取决于教材和教师的因素。也有人向我说,假如你是有自己目的和意念去影响学生,无论是通识还是中国历史科目,都一样可以达到同样目的。

周:但教师向学生灌输了什么,你怎样控制教师?是否无法控制?

郑:是的,所以就是取决于课程的教材和教师本身的立场及专业程度等问题。

服务研习与学科结合贡献社会

周:刚才谈了第一个奖项,现在我们再谈第二个奖项,就是由《镜报》颁发的学校社会责任奖。你可不可以跟我们说说,岭南大学在社会责任方面的工作。

郑:首先,我刚才亦开宗明义,我们要求学生要有社会责任感。具体要求方面,我们学生一定是要服务社会,至少他们可以参与一些单纯的服务。我们岭大的服务研习是把服务与学科相结合,所以学生是根据自身学识和技能去为社会提供有用的服务。在服务过程中,可更加深入了解自己所知的学识和技能之余,同时亦可以反省自己的路向。因此,我们的学生在不同领域上都有提供服务。

周:你们的服务对象有什么类别?

郑:很多都和社企有关系,但我们不只局限于社会工作方面。在我们定位之中,任何有意义的服务都包含在服务研习之内。我们还一直致力服务长者,在我加入岭大之前,我们就成立了岭大长者学苑。赛马会和我们还有另一个项目叫「乐龄科技」,推广适合长者使用的乐龄科技产品及服务。

周:谈到你们学校的发展,我们见到香港很多大学包括香港大学、中文大学都在深圳开办分校,公开大学亦都准备在肇庆合办学校。岭南大学有没有计划?

郑:如果条件恰当,财政支持等方面都能够配合的话,我们都有兴趣。最近香港有两间大学会在内地开办分校,香港科技大学和香港理工大学分别将于广州和佛山开办分校,两地的市政府都答应了对每位学生的资助不少于香港政府所提供的。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在内地只靠学费去经营的话,聘请的老师一定不是香港的质素。香港每位学生所缴交的学费是四万二千元,加上政府资助约十九万元,总共约二十三万元。这是很大的金额,即每位学生要付二十三万元才有机会去聘请世界级学者。如果在内地,哪怕学费收取八至十二万元,也未必可聘请到世界级学者。因此,如果能够找到内地政府愿意向我们提供资助,让我可以聘请到与香港本校同样质素的学者,我们是非常有兴趣的。

周:郑国汉不仅是一位校长,也是一位经济学家。国汉做岭南大学校长之前,是科大经济系系主任。当年你都带领科大经济系登上亚洲第一,为港为国争光。现在我们香港面临两大挑战,一是疫情,一是社会活动。疫情如果一直严峻下去,一定影响到经济。另外就是反对派提出的所谓「揽炒十步」,真是揽住去死。你认为香港的经济会如何走下去,会不会好像美国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

只有控制疫症经济才能真正恢复

郑:我们首先谈谈大萧条,美国在二十世纪30年代失业率达致20%左右,基本上找不到工作。当然大萧条主要是因为金融泡沫爆破,很多人财富一夜间蒸发,借给别人的钱也收不回来,在失业率高企情况下,在没有钱情况下自不然不愿去消费,并引发连锁效应。而香港除了面对暴乱之外,与其他国家都要面对疫情的冲击。香港相对于外国的疫情并不是最差。外国以中央银行印发钞票派钱方式来支撑经济。如果疫情控制得当,我们就能恢复比较正常的生活和经济活动,不像以前大萧条般令我们的身家蒸发。但是如果不能够上班,一段时间之后也有同样后果,也是会破产等等。我认为,问题的根源还是疫症。若不控制疫症,经济恢复是没可能的,始终会顾此失彼。若市民不顾危险去上班,导致多人死亡或感染,然后又要收紧经济活动,因为除了传染之外还有性命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要在疫情方面得到压抑控制,经济才能够真正复苏。因此要取得平衡,但应该以压抑疫情为首要,有效控制疫症,经济才能够全面恢复过来。

谈到社会动乱,香港从来都是一个和平的社会,但去年出现了一个很令人难以置信的现象。当然有很多原因。我觉得现在有《港区国安法》,至少对于有些人要搞破坏,尤其是提出以「香港独立」或相关概念的自治作为一种抗争示威或搞暴乱的理由,在法律上有了对付方法。我希望香港人要理性地去看待问题。这个亦可能和「一国两制」的教育有关。我们香港人似乎在某方面对政治不是很注意,可能因此令我们走入歧途。我希望大部份香港人是真正支持「一国两制」。对于一少部分人,不喜欢「一国两制」的人,《港区国安法》可起到震慑作用,对于年青人方面,应该是从教育方面去引导他们。

周:教育才是本,才是釜底抽薪。

郑:没错。

周:今天和国汉真的谈了很丰富的话题。最后我每次都问嘉宾,你个人还有什么要和观众们作分享。

郑:我希望年青人要重视自己的教育,除了学识之外,还要有抱负、志气和某方面的特质。举个例子,你找工作的时候是不是对老板要多一点******度,或者不怕做多一点工作、不要怕吃亏。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是变化太大,所以每个年青人都要想着自己需要不断学习,终身学习,那样才可以适应。

周:我们常常说,现在你觉得吃亏,其实你是赚了。听说岭南大学今年是可以收多些本科生和研究生,其实我们不少观众是内地的。

郑:首先我们很欢迎内地同学报考我们不同的课程。我们本科就有两类的,一类属于教资会资助的课程,所以我们这方面有限制,在资助学额之上另外容许20%招收外地生包括内地学生。我们还有另一类的自资课程,即不属教资会资助,收生可以放宽一些。我们去年开办的动画及数码艺术课程深受欢迎,今年会在适当时候开展一个商业心理学课程。我们还有一个系列的硕士课程,基本上都是自资课程。如果有适合你们的课程,欢迎大家报名。

周:今天非常感谢国汉。内容很丰富。

郑:多谢你。

周:各位观众,现在疫情还是很严峻。我们提醒大家真的要做好个人卫生,同心合力防疫抗疫。

(转载自「镜新闻」)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