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坛

首页 > 最新文章 > 专家论坛

美国提息与缩表的挑战(2017.10)

发布日期:2017-10-27

☉文/郑德力博士 (德国)


美国联储局正在进一步为缩表吹风,美元汇价转升为贬,显示出紧缩货币政策遇到阻力。联储局转松为紧的调整任务可能提早遇到较大的内外制约力量,不一定能再像从前那样掌握着尚方宝剑,要放松就放松,要收紧就收紧,美国货币政策的唯我中心主义将不再那么一帆风顺。

 

2008年爆发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已经过去9年时光,时间不长不短,美国货币政策松紧也出现了交替,但是还不能判断这是一个激烈动荡周期的圆满收官,即使已经足够成为西方国际金融玩家善忘症的一个起点。当年危机大爆发,华尔街血流成河,横尸遍野,国际资金借贷活动陷入瘫痪,美国为着救命逃生,外国为着避免国际金融和世界经贸全面崩溃,也纷纷采取放松银根和大方发放贷款的应对危机政策。美国政府财政拨款和联储局货币输血两大法宝急急忙忙,双管齐下,无条件地展开非自由主义方式的有计划抢救,发挥到了顶点。美国联储局带头的拨乱反正和矫枉过正的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发挥了一定成效,当然也是因为有了国际上各国类似「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各种合作配合行动的功劳,才终于力挽狂澜,世界经济逃脱了陷入大萧条和崩盘的灾难,恢复了国际金融的相对安全。

 

疯狂扩表的利弊

 

经过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惊魂考验,在持续多年时间里拼命提供流动资金输血,美国大银行和保险公司以及失去了竞争力的汽车大厂等企业逃过一劫,避免了破产连锁反应,世界经济和美国经济恢复相对稳定状态。从2013年开始联储局的放松政策告一段落,逐渐转松为紧,联储局分多阶段取消补窟窿的量化宽松政策,不再执行从市场无条件买入包括美国政府公债和房产抵押债券的注射流动资金的行动,结束了大规模买入债券的宽松货币政策,在2014年9月正式停止单边的债券买入。当初由于利率已经曾经降低到零,再也无可降的空间可利用来救灾,直接买入债券的量化宽松政策有必要作为降息政策的后盾而启动,有了从前疯狂的扩表,才有今天要缩表的压力。设想在金融危机高峰时期,没有联储局作为最后印钞放款的救星,美国政府公债和企业债将找不到一个奋不顾身的接盘侠来顶住险恶局面,美国债券价格将一泻千里,美元和美股也将暴跌不止,一切金融财富将掉下万丈深渊,化为乌有。美国为转移矛盾,难保不发动世界大战,所以极端宽松货币政策抢救保护了财产,避免了全部泡汤的末日命运,降息扩表应该还是利大于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从2008年开始到2014年为止,联储局总共买入3万多亿美元债券,资产负债表一举爆升到4万多亿美元,危机暂时被消除了,但也因此留下了一条大尾巴。缺乏经济增长为后盾以及储蓄率较低情况下的降息和扩表有利有弊,那将制造新的金融泡沫和通货膨胀。为何通货膨胀迟迟没有死灰复燃,是另一个还难以解释的问题。据说现在联储局不得不清点处理卖掉一些资产,缩表之说也就应运而生。联储局的表和投行等的表还不大一样,也不能排除在悄悄消化一些买入了的不良资产。完全没有一些不良债券资产,也是太过于完美和不现实。联储局购入的几万亿美元债券里面除了美国政府公债之外,也有占总数大概1/3的房产抵押债券,即使不包买臭名昭著的次债,总是有从优良变不良资产的烂苹果在内,市场上没有人要,联储局买入烂苹果也帮忙了美国的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死里逃生和死去活来。

 

缩表的历史任务

 

为什么必须缩表,为什么必须在提息之外又考虑缩表政策,联储局要缩表,据说其中另外一个原因是,下一个金融危机一定是要再来的。联储局为着未雨绸缪,减轻负担,腾出地方,为下次再战而预备,缩表即使不换鸟,也应该完成腾笼的工作任务。

 

联储局在6月会议后宣布缩表计划方案,也对为什么要缩表做了一些解释,虽然并不十分全面。美国必须缩表,缩表相当于是联储局在借贷膨胀后要去杠杆,但是联储局没有义务去解释,为什么同在一根藤上的欧日中央银行却完全没有同样的缩表意向。欧日央行的资负表其实已经比联储局的表还要大,特别是日本央行经过了20多年的咬紧牙关坚持的放松货币政策,将日本长期庞大财政赤字发行的公债几乎包买下来。日本的财政赤字虱多不怕咬,大概是因为民间储蓄率很高,足够日央行挪用。日央行拥有日元债券资产约4万亿美元等值,接近日本的GDP,而联储局的4.5万亿美元的总资产还远远低于美国19万亿美元的GDP。

 

联储局今年6月突然宣布要缩表的意图,也可能是因为这轮提息遇到较大阻力。提息将直接造成美元汇率升值而不利于美国加固经济回升,联储局一方面采用提息手段时感到投鼠忌器,一方面又要维持国际货币政策转紧的发展方向领导权,缩表不失为一个维护政策国际领导权的补充工具。但是罕用的缩表政策也并非完全没有风险,前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2013年5月首次透露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就制造了所谓的「缩减购债恐慌」, 引发金融市场大幅动荡,商品价格也跟着暴跌,发展中国家货币贬值,新兴市场资本大量外流,其中也可能是美国又成功在其布下的金融天罗地网夹带剪了一些羊毛。

 

缩表尚不支持美元升值

 

国情不一样,欧日的民间储蓄率高于美国,能从金融利伯维尔场吸收调动来买债券的资金估计比较充裕,因此欧日央行不但没有要缩表的意思,甚至还表示要继续扩表的样子,几乎像是和美国企图收紧的货币政策迎头对撞,没有给美国一点面子的诚意,对撞结果是鹿死谁手,尚难测定。在金融危机声中,西方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在过去几年出现成倍增加异常现象,即使比起整个银行系统的表内表外和境内境外的几百万亿美元资产负债总额仍然小很多,作为唯一拥有美元铸币权机构的联储局控制着创造货币财富的源泉,联储局的升降息和扩缩表对金融市场具有生杀大权的威力,有的美国金融人士形容,联储局只要挥挥手,就能叫天下雨或者出太阳。

 

量化宽松政策下买入的债券与微调金融市场流动资金供应的短期回购协议不一样,是对债券资产比较长期的持有,对经济发展影响的时效比较长久。可能出于职业性毛病,联储局说话通常只说一半,对敏感的货币政策解释或者也不允许全部讲清楚,因此有的国家的金融专家难免受美国话语权影响,往往被影响到这个地步,跟着将联储局只说一半的话来夸大渲染,当作大事诠释,甚至惊慌反应,给本身的金融市场添加了额外的对美国货币政策变向的依赖性。

 

提息和缩表对美元升值本应发挥支持作用,欧洲对联储局缩表之举却不是那么重视,并没有被联储局提息和缩表言行引起太大共鸣和效仿,欧央行该继续量化宽松政策就继续下去,不为美国收紧货币政策而动摇,不理会联储局的提息和缩表压力。9月7日欧央行例会决定,欧元区的零利率和量化宽松立场下买入债券的货币政策保持不变,按理在美国提息缩表和欧央行继续放松的大环境下,美元应该升值,实际结果反而发生贬值。欧元回升突破1.20美元防线,达到2015年初以来最高水平。今年以来欧元兑换美元升值10%以上,人民币兑换美元升值幅度仍属比较温和。

 

货币政策中心主义遇挑战

 

或许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企图使用和发挥老本领,让美国货币政策转弯的虚虚实实信号来影响国际金融市场行市起伏,也就是比较形象的说,达到来回剪外国羊毛的目的。或许联储局也的确是因为又有必要给美国新的金融泡沫危险放放气,避免再酿成泡沫破裂的大祸,而必须转向采取紧缩政策。如今美国联储局连续发出足以惊动或甚至扰乱国际金融市场资金流向的警号,包括不断单边地放出几乎尚无前列的缩表政策风声和时间表,可能既有内因,也有外因。联储局购入的几万亿债券里面难保没有不良资产的烂苹果,扮演中央银行角色的联储局将不良资产当坏账打掉也应该是可以和比较简单,其实也起着不通过卖出债券就能缩表效果。

 

特朗普上任半年多以来推行了不少改弦易辙的内外新政,在方方面面影响着美国的未来复兴或者进一步衰落。美国货币政策虽然不是由总统直接负责指挥,但是钱权和军权一样重要,总统被赋予参与推动一些大政方针的权力,特别是对联储局主席与理事的人事任免权。和委任美国大法官的规定一样,美国总统拥有委任权,每任总统也当然对此紧抓不放,联储局将因新总统上任发生较大的人事变动,主席耶伦将在2018年任满,连任的呼声不高,将给美国货币政策带来额外变量。

 

联储局已经执行一段时期的提息政策,正在进一步为缩表吹风,制造了不少风风雨雨,是比较引人关注的焦点问题和能影响国际市场的手段。联储局这次在美国总统换届前两年开始收紧政策,已经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制造国一轮贬值压力和金融安全问题。2015年中国发生股市大动荡,人民币贬值伴随着短暂异常的资本外流,也多少受到了美国货币政策变化的影响。现在由于欧日央行货币政策缺乏配合美国的动静,发展中国家对亚洲金融危机心有余悸,也有了一定防备措施,不轻易再全面陷入类似亚洲金融危机陷阱之中,再加上美国本身经济复苏温和,再扮演起增长带头羊的后劲不是很强大,因此美元汇价转升为贬,显示出紧缩货币政策遇到阻力。联储局转松为紧的调整任务可能提早遇到较大的内外制约力量,不一定能再像从前那样掌握着尚方宝剑,要放松就放松,要收紧就收紧,美国货币政策的唯我中心主义将不再那么一帆风顺。



(作者为中国银行法兰克福分行前副行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