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经

首页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经

香港需有仰视内地勇气(2017.12)

发布日期:2017-12-22

☉文/刘澜昌

不愿沉沦,只有痛定思痛,改革求变。端正香港与国家与内地的位置关系,香港还是有机会的。在国家加快新一轮改革开放中,香港不能站在对立面,只能以「倒逼」心态去化挑战为机遇。

要有仰视内地的勇气,可能相当多港人都听不入耳。可这正是忠言逆耳。几十年前,当香港的GDP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时,港人对内地充满优越感:香港是珠三角甚至泛珠三角的经济龙头;「阿灿」口语满天飞。那些年,深圳前市长许勤曾发自内心说要做香港的后勤基地和后花园,可是今年深圳的GDP必将超越香港了。「阿灿」不太听得见了,倒是「港灿」也冒了头。当下,香港还能俯视内地吗?

香港能否跟上国家发展步伐?

那么,香港现时就不能有许勤市长当年纡尊降贵的勇气吗?事实上,香港现在很多层面都落后于内地,港人放下身段符合现实,而没有虚怀若谷、仰视内地的学习精神,香港要再腾飞恐怕是一句空话。

中共十九大结束了,习近平为国家发展描绘了宏伟的、催人奋进的蓝图:在2020年取得决胜全面小康胜利之后,用三个五年规划的功夫达至现代化国家,然后再用十五年到本世纪中叶成为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现代化强国。我们香港能否跟上国家这个发展步伐,是一大考验。这是从宏观层面看,而从微观层面看,还有许许多多挑战。笔者认为,港人尤其不能小看内地发展自由港的挑战。

内地发展自由贸易港,是最新的国策。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要「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之后发表文章具体推动落实。也许,相当多港人认为,搞自由港?香港开埠以来实施的就是自由港政策,已有百多年历史了,香港何惧内地挑战?

但是,香港人静夜深思,就不能不明白,自由港其实正是香港有别于内地城市的的最后一个优势。内地也建设自由港,香港就再也没有什么不可替代的特殊优越性了。我们香港的货运曾经是世界第一,现在已经滑落在六七名以后。过去关口货柜车排长龙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金融方面,许多专家说,香港还是内地不可替代的。或许,现在还是,但是内地沪深两地股市的交投量早就超越香港。其实,香港股市优于内地,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我们的自由度高,资金自由进出。但是,如果深圳也变成自由港了,香港还有什么不可替代呢?

逆水行舟才能奋力不掉队

也许,港人还是敏感一点好。笔者认为,内地也搞自由港,正正说明,中央为了国家的宏大发展目标,再也不会让内地迁就香港,相反,要求香港服从国家建设大局的需要,要求香港跟上国家发展的步伐,更要求香港在融入国家发展的大局中获得香港发展的第二春。事实上,香港回归以来,中央对香港非常照顾,以至在某些方面牺牲内地的利益迁就香港。例如,港珠澳大桥设计方案的「双Y」还是「单Y」的争论,同意东岸只有香港一个落桥位的「单Y」方案,牺牲了深圳的利益和降低了大桥的效益。又如,在深圳河套地的归属上,经过近20年的争拗最终判给了香港。但是,如今在内地发展自由港的决策中,中央则不会因为影响香港的利益而放慢步伐。香港若想不能再输,只能是逆水行舟,奋力不掉队。

什么是自由贸易港,汪洋文章的定义是:「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由此可见,国家已经不再满足于内地已设立的1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而是要升级为自由港,实现邓小平生前部署:「多造几个香港」。

仅有一个自由港或许不够的

在刚结束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说:「预计未来的15年,中国将进口24万亿美元的商品,吸收2万亿美元的境外直接投资,对外投资总额也将达到2万亿美元。」外贸,将长期是中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引擎之一。因此,内地从自贸区发展到自由港,正是国家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发展的必然需要,将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实行更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政策,大幅度放宽资金流通,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对内地的经济发展起到强有力的拉动作用。自由港建设必然成为中国未来发展实现中国梦的重要节点和平台。

自由港的关键词是——自由。整个香港特别行政区,都在自由贸易港范围,除了酒类、烟草与香烟、碳氢油类、甲醇以外的所有货物的进出都可以享受零关税。在香港设立任何形式的公司所需要的注册成本很低,外商投资者可以持股100%,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资金都可以自由进出。香港已经连续23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

无疑,香港在内地自由港建设中可发挥引领和示范作用,但是也不能不承认这必然对香港产生冲击。事实上,内地在上海、广东等地进行自由贸易区试验多年,已客观分薄了香港自由港的某些功能。远的上海可能港人知之不多,但是深圳前海、广州南沙和珠海横琴岛这三个邻近香港的自贸区,大至金融业务、小到港货零售,都曾直接和香港「抢客」,以至有港商上书全国人大和政协提意见。但是,港商的这些上书陈情并不能改变内地11个自贸区展开的各项功能试验。如今,国家要将自贸区升级为自由港,显然,多造几个类似香港的自由港,已是国家坚定不移的发展方向。中央不会再因为港商有意见或者照顾香港的利益而放缓内地自由港的建设。我们香港人必须明白,站在全中国的高度看,要实现中华民族崛起的中国梦,仅有一个香港这样的自由港是不够的,还有东西南北中各个范围都有这样的自由港,才能适应辽阔国土新一轮高水平开放的新形势、新时代。

事实上,今时今日,香港人要看清国家发展的崭新大形势,跟上国家发展的步伐,的的确确要丢掉早已是昨日黄花的优越感,不但以平等的心态看待内地,而且要以仰视的情怀学习内地,不然,继续以香港人均GDP仍高于内地等暂时现象一叶障目,难免不继续停滞不前,被内地的「新香港」完全取代我们这个旧香港。

痛定思痛 仰视需要勇气

近期,李嘉诚的中环中心以402亿港元出售了75%权益,引发海内外经济学者唏嘘。在商言商,李嘉诚在价格高位出售物业无可厚非,但是透视出来的却是香港资本的创新力。李嘉诚之子李泽楷1999年透过电讯盈科以220万美元购入腾讯20%的股票,时隔不到两年,就以1260万美元转售。当时的电讯盈科现金流其实非常充足,手持现金逾10亿美元。如果他们不退出,现在这些股票市值在2000多亿人民币以上,比整个电讯盈科现在的市值还要高;相当于李嘉诚最近卖出的香港中环中心价值(总价402亿港元)的几乎六倍。

内地知名品牌华为最初是代理一家香港公司的产品,但赚钱后就大量投入研发自己的产品技术,而当初那家香港交换机公司现在不知去向了。内地中兴公司原来也是与两家香港资本的合资,赚取第一桶金后却分手。事因港资力主把利润尽快分掉,而内地一方则要加大研发投入力度。现在,港商都跑去炒房地产了,内地资本则在创新科技领域有一番作为。

习近平说,明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要好好纪念一下。事实上,港商当初是敢吃「螃蟹」,一大批人闯到珠三角发展初级加工业,从香港拿定单,交到内地的这些工厂生产,形成「前店香港,后厂珠三洲」的格局。那时,香港真是南中国的经济龙头。可是,在接下来的竞争中,港商既陷于炒股炒楼等赚快钱的泥坑不能自拔,也在科网泡沫爆破时不能挺住,结果节节败走回港。而回港后,依然被房地产的迷网束缚而无法学习创新科技,拓展新兴产业。致使香港一直在自我进行产业降级,不断的降,不停的降,以往的优势产业一个一个走下坡路,却又不能开创新的能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的行业,当下处于一个混沌不前的局面。

而许多港人还不知道,2016年香港的GDP合人民币2.1万亿,北京和上海已经各自分别超过香港,而GDP超过万亿人民币、与香港算同一数量级的内地城市总数已经达到12个。2017年深圳经济总量超过香港已经没有任何悬念。有学者甚至认为,五年到十年之内,香港沦落为中国二线城市的前景基本上已经确立。笔者相信,这绝不是现今还生活在香港的绝大多数市民愿意看到的。

不愿沉沦,只有痛定思痛,改革求变。笔者相信,只要改变心态,端正香港与国家与内地的位置关系,香港还是有机会的。说回到内地发展自由港,港人不能只从香港的本位看问题,也应学会从国家的发展大局处理矛盾。既然,加快发展内地自由港写进了十九大报告,正正说明,这已是国家的大政方针,是国家加快新一轮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的着力点和抓手。香港不能站在对立面,只能以「倒逼」心态去化挑战为机遇。

例如,首先香港可以主动去为内地介绍香港的经验与教训。目前,香港被公认为全球最自由、最多功能的自由港,但是,香港的成长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有过沉重的教训。香港回归之初,就受到国际大鳄索罗斯狙击,利用香港资金自由进出的便利在股市兴风作浪,视香港为提款机。最终,特区政府在中央银行的强有力支持下,全歼大鳄。这些都可以成为内地自由港的教科书。

其次,内地自由港可为香港商业机构发展提供先机。鉴于港商长年在自由港打滚,熟悉其中的运作规律,应该具有先行者的有利条件。笔者相信,这也是香港的新机遇,香港的各路英雄好汉,如同改革开放初期进入珠三角一样进入内地的自由港,必然为香港发展提供新的经济增长点。

问题是,港人真能做到仰视内地人吗?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