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经

首页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经

「一地两检」考验的是智慧(2018.2)

发布日期:2018-02-23

☉文/萧史

香港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内地开展互利合作,首先需要解决和内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问题,高铁的联通更堪称重中之重。国家已经处于高铁时代,重点打造的高铁一小时、三小时生活圈和经济圈,已成为现实,如果香港没有高铁,就无法搭上国家的高铁列车,而若不实行「一地两检」,高铁也就失去了意义。

当老一辈中国领导人创造性提出用「一国两制」科学构想解决香港问题时,人们很难想象在香港回归已逾20年的今天,诸如「一地两检」的议题会再次搅动香江的一汪清水。

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7年底全票通过了关于批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的决定(下简称《合作安排》),标志着高铁「一地两检」终于走完「第二步」,但却引起香港各界喋喋不休的争论。「一地两检」议题对香港社会而言,考验的是智慧,拷问的是人心。

用发展的眼光看法治

解决高铁「一地两检」的「三步走」方案由香港特区政府主动提出,即第一步由特区与内地就口岸区的设立、「内地口岸区」的范围及管辖权、旅客监管、协调应急机制等事宜达成合作安排,第二步交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批准及确认,第三步经特区立法通过后实施。

高铁「一地两检」的本质虽只是一项技术性安排,但因涉及「一国两制」方针下的法律主导权问题而成为两地法律界共同关注的议题。香港大律师公会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确认《合作安排》的次日发表声明,其中「严重冲击『一国两制』的实施及法治精神」「已不能弥补地侵害了《基本法》的完整」等措辞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香港各政治派别就此再度展开辩论,内地港澳问题学者亦接连发声,使得本不复杂的「一地两检」议题被上升到关乎「法治」,这一香港社会核心价值的高度。在「泛政治化」已制约香港发展多年后的今天,社会又呈现出「泛法律化」的倾向。随着香港大律师公会等自诩独立、客观、公正的机构越来越深地卷入「政治漩涡」,司法复核越来越多地成为泛民和本土派表达政治要求的工具,香港市民应该注意,「政治事件法律化」正成为影响香港司法独立和法治精神的「灰犀牛」。

大律师公会之所以长期以来得到港人尊敬,最主要原因是其能保持政治中立性。其现任主席、资深大律师林定国日前表示,「我们不单须力拒政治渗进司法程序,亦须保证大律师公会不受政治左右」,并通过举例批评建制派和泛民派,对双方「各打五十大板」来证明其自身的公平性。但公会似乎忽视了一点,即是否存在「灯下黑」—— 公会如何防止自身的政治倾向影响香港法治。

大律师公会在声明中列举基本法若干条款,对人大常委会决定和港澳办主任张晓明的说明进行反驳,这与部份理性人士质疑「一地两检」在基本法中没有明确条文依据的逻辑一致,即基本法中没有明确条款可作为「一地两检」的直接合法依据,但却有若干条款可作为挑战其合法性的依据。

客观而言,「一地两检」的字样当然不可能存在于基本法的具体条款中,香港社会应该理解的是,法律的制定较社会发展进步的滞后性是普遍现象和大概率事件,法律的完善往往需要在实践中不断试错、纠偏和发展。内地和香港各界人士在基本法起草阶段付出了大量心血,可谓凝聚了当时两地立法的最高智慧,但苛求其能预见20多年后诸如「一地两检」等具体议题,仍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

实际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常设机构,由其批准《合作安排》的结果本身就可作为「一地两检」的宪制性法律基础。基本法第二条、第七条、第二十二条第四款、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八条等具体条款亦可为「一地两检」提供参考依据。

正如林定国所说,直至今时今日,没有人能够提出任何实质证据,证明香港的司法独立在任何案件中受到侵蚀。用发展的眼光看香港法治,「一地两检」不仅不会损害宪法、基本法组成的宪制秩序和特区长期保持的法治精神,还可作为「一国两制」理论创新的积极尝试。「一地两检」能否如期完成「第三步」本地立法,高铁香港段能否在今年第三季度顺利通车,将考验立法会议员们的智慧。

用实际效果来保民生

从中央和特区政府商讨「一地两检」方案的出发点来看,实用性和高效性应是核心因素。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郭万达对笔者表示,香港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内地开展互利合作,首先需要解决和内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问题,高铁的联通更堪称重中之重。国家已经处于高铁时代,重点打造的高铁一小时、三小时生活圈和经济圈,已成为现实,如果香港没有高铁,就无法搭上国家的高铁列车,而若不实行「一地两检」,高铁也就失去了意义。

香港经济发展态势虽表现出向好趋势,但新增长点仍未形成。向内地方向看,融入国家高铁网络后,香港对内地的经济辐射半径便可进一步延伸,从而通过触及内地更多省、市、自治区的市场来激发香港社会的生产力。向海外方向看,在竞争日趋激烈的当下,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三大中心的地位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枢纽作用都需要更便捷的交通网络来支撑。香港虽无需也无法复制成为「火车拉来的城市」,但在高铁使生产要素加速流动的情况下,潜在的新增长点将可能加速激发。

香港面临严峻的青年、就业、住房、养老等社会民生问题,通过高铁联通内地或可提供重要解决方案。中央部委及部份地方政府正加速出台针对香港青年「北上」发展的有效政策和福利措施,高铁香港段开通后,港人大可放眼内地寻找机遇。如此,则困扰香港社会多年的民生问题亦可得到有效缓解。

放眼世界,「一地两检」在英国和法国、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应用已为内地和香港提供了可行性范例。英法作为曾有百年战争史、且应用不同法律体系的两个主权国家,尚可通过「桑加特协议」等文件实现「一地两检」,真正发挥「欧洲之星」高铁快速便利、运载量大的优势。「一地两检」是中央和特区共同探讨产生的最佳方案,港人应该思索,「一国」尚可「两制」,为何「一地」却不能「两检」。

中央能够在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之际开放深圳湾口岸给香港有关人员到内地执行香港的法律,体现的不仅是彼时两地积极、良性的互动,更是两地法律界人士的创造性思维和决策者的开放性胸襟。为什么「一地两检」10年前在深圳湾做得到且做得好,如今在西九龙却如此难产?这才是两地市民和专业人士应该反思的问题。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