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政经

首页 > 最新文章 > 港澳政经

选举新制开良政善治新篇(2021.5)

发布日期:2021-06-03

☉文/区汉宗

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决定+修法」,既为「爱国者治港」提供了坚实的制度保障,也对提高香港特区管治效能、循序渐进发展民主提供了新的契机。完善选举制度是契合香港实际情况的及时、必要之举,具体的制度设计具有明显的先进性,为香港发展优质民主、实现良政善治提供了完善的制度保障,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国家安全是国之大计,******香港国安法和完善选举制度是中央解决近年香港乱象的「组合拳」,为维护香港社会稳定、守护香港未来提供了「利剑」和「坚盾」。香港国安法解决国家安全问题,完善选举制度则解决了香港政治稳定和政权安全的问题。中央为了捍卫国家安全和香港繁荣稳定,坚决出手,而且一击到位,终力挽狂澜,令香港避过一场大灾劫。

一、「组合拳」一击到位,力挽狂澜

这套「组合拳」使「一国两制」制度体系更加完善,有利于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有利于「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摆脱了政治争拗的泥沼,香港将会更好解决经济民生等深层次问题,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东方之珠」必将光芒再现。

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威慑效果立竿见影,反中乱港嚣张气焰不再,揽炒派议员总辞,黑暴乱港分子不是成为阶下囚,就是潜逃海外,香港社会及议会由乱转治。加上完善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政府官员、立法议员、公职、区议员须宣誓及签署效忠声明等,中央及特区政府打出的一连串组合拳,进一步保障香港长治久安。

二、完善选制以对选委会重构和赋权为核心

全国人大会议3月5日开幕,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就《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决定草案》作出说明,指出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总体思路是以对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重新构建和增加赋权为核心进行总体制度设计,通过选举委员会扩大香港社会均衡有序的政治参与和更加广泛的代表性,对有关选举要素作出适当调整,同时建立全流程资格审查机制,进而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

选举委员会不仅提名和选举产生行政长官,更赋予了提名所有立法会选举候选人的权力,这充分体现了行政长官、立法会两个产生办法联动设计的系统性,也彰显了选举委员会在两个选举办法当中功能的一体性和系统性。新修改的两个办法中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的设计、功能与程序,也充分体现了这种系统性(同时对选委会委员、行政长官、立法会议员三类候选人进行资格审查)。关于选举委员会构成的大小界别的增删及其与立法会功能界别席位的关联,也是选举制度设计所要考虑的第三重系统性。

三、「第五界别」发挥双重积极作用

选委会新增的第五界别,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合共有190席,会自动成为选委会委员;而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代表有110席。

新增第五界别,是继港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界别之后,于选委会的第二大界别分组。此界别席位分别由5类全国性组织的港人成员选出,包括全国妇联香港特邀代表、全国工商联香港执委、全国侨联香港委员、全国青联香港委员及中华海外联谊会香港理事。

第五界别的人士国家意识强,由他们担任选委会委员,有利于在选委会中强化国家元素,把维护国家利益和维护香港利益有机结合起来。增加「全国性团体中香港成员的代表」,是考虑到这些人士参与全国性团体的活动,他们对国家事务有比较多的了解。

香港的社会、经济、民生与内地息息相关,很多方面更需要依赖国家,在「一国两制」的前提下,香港政治体制中加入与内地关系密切的权威人士,可以令中央更有效了解香港民意,也能令港人更容易了解中央的政策,配合国家发展,对香港未来的发展也有巨大帮助。

选委会「第五界别」将进一步发挥该界别委员的双重积极作用(即积极参与国家建设和香港社会事务),包括: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积极履职尽责、发挥作用;在传递宣介「中央声音、国家议题」、为香港社会不断注入正能量方面履职尽责、发挥作用;在支持爱国爱港力量发展壮大方面履职尽责、发挥作用;在促进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抓住国家发展机遇、深度融入大湾区发展和抓住「十四五」机遇,促进两地交流合作方面履职尽责、发挥作用。

四、新制下香港正迈向香港特色的「社团主义」

选举委员会第三界别新增「基层社团」及「同乡社团」界别分组,各获60席。基层社团界别成员来自香港岛各界联合会、九龙社团联会、新界社团联会及属任何在上述组织的团体成员,以及有权在该组织大会上表决的人士。「同乡社团」界别成员分别来自24个列明团体,包括广东社团总会、福建社团总会、广西社团总会、香港北京交流协进会等。但由李嘉诚担任首席荣誉会长的潮属社团总会则榜上无名,据闻惹起不少在港潮籍人士不满。政府消息指,因潮州属于广东省内一部份,故为公平起见,没有另行将潮属社团总会加入名单之上。

至于选委会第四界别新增的「港九分区委员会、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及地区防火委员会委员的代表」及「新界分区委员会、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及地区防火委员会委员的代表」界别分组,分别占76席及80席。

而「内地港人团体的代表」界别分组,获配27席,由广东省多个城市的工联咨询服务中心、各城市中国香港(地区)商会、香港专业人士(北京)协会、香港内地经贸协会、深圳市前海香港商会等,各提名1人出任。

新制下,香港正迈向香港特色的「社团主义」(Corporatism)。社团作为社会不同阶层、不同群体的有机组合,有利于协调社会不同利益的矛盾与对立,起到社会和谐的作用,尤其是传统社团兼容并包,兼顾各方面的利益,起社会整合的作用。香港许多社团都认同爱国爱港立场,这是香港社团的基本特色,也是香港社团发挥积极作用的根本所在。社团是一个培养、锻炼人才的大本营。对香港社会来说,社团更是酝酿英才的其中一个大舞台。在过去的岁月中,不少青年从社团进入社会,走向政治,成为香港各行各业的栋梁之才。在选举时,社团票和个人票的分别很明显,以社团为基础的选举,安全系数偏高,可以有效堵塞过去选举制度激进化、民粹化、碎片化的漏洞。

有舆论认为,香港新的选举制度,将令香港政治走向「澳门化」,的确,传统观点都把澳门的政治制度形容为「社团主义」,澳门社团作为法人选民,是澳门行政长官、立法会选举的主要力量,这一方面,香港选举新制与澳门有相同之处。

但香港和澳门选举委员会的功能却不尽相同。澳门选举委员会只负责选出行政长官,香港选举委员会除了原先的提名和选举行政长官职能外,还被赋予选举产生立法会部份议员和提名立法会候选人的新职能,更加有利于扩大和保障社会各界均衡有序的政治参与。因此,不能简单化说香港新选制走向「澳门化」。

五、地区直选改变对「泛民」和建制派的影响

地区直选的改变,由原来的35席减至20席,于全港10个选区以双议席单票制选出。过往立法会分区直选议席,由于比例代表制令小政团也有当选机会,激进派可凭出位赢到狂热选民支持,传统「泛民」亦以「激」抢票,结果不断将「抗争」升级,以夺得更多议席,成为议会长期混乱的底因。地区直选每区人口基数差异收窄,均涵盖多达66万至82 万人,在每区双议席单票制下,也令每个议席的代表性加强,不虞出现只需几万票便能胜选的现象。

在新制度下,反对派可在分区直选拿到的议席大减,而选举方式也防止激进组织钻空子,加上候选人须经选举委员会提名,反中乱港分子当选的可能性近乎零。另一方面,「泛民」只要不逾越香港国安法法律红线、遵守香港新的民主选举制度的制度规则,也可参选,一般估计有机会取得地区直选20席中的不到一半。

建制内不少人对地区直选都跃跃欲试,除了政党内部商讨部署外,部份不属政党,未必擅长直选的人,以至属全国性团体代表、预料成为选委会新贵的人,都因选举改制而有兴趣参选立法会,盘算有否机会披甲。据闻因直选议席大减,建制阵营或将直选多数位置留予大党如民建联、工联会参选;地区选举机器不强的政党如经民联梁美芬、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无党派议员谢伟俊、实政圆桌田北辰等,都有机会由直选转到选委会界别竞逐连任。

六、反对派议席将明显减少

功能组别新制度由原来35席减至30席,其中有两个改变,都不利激进反对派:一是废除「区议会(一)」、「区议会(二)」及「信息科技界」,这些都是反对派一直占优势的界别;二是九个界别取消个人票,当中部份界别过往曾是反对派力攻的阵地,现在已再无机会。不过,由于一些专业界别,如法律界、教育界及社福界等维持个人票,反对派仍会抢夺议席。

但估计反对派能够取得的包括地区直选和功能组别选举议席,可能只会在十席以内。因为所有立法会候选人,都要先得到选委会的提名,要在选委会的五个界别当中,每个界别都要最少拿两张提名票。而选委会新增的第五界别的300人,主要是人大、政协和全国性社会组织香港成员,反对派候选人想在这个界别取得两张提名票,非常困难。说白一点,反对派最终能够在选委会中取得多少提名票,其实要看在「不搞清一色」下选委会愿意放多少张提名票出来。总的而言,未来的立法会可说是大局已定,反对派议席将明显减少。

新的议席布局,让爱国爱港势力占更大比重,除了排除激进派,也抗衡部份利益集团的影响力,令特区政府决策更符合社会最大利益。

七、区议会去政治化

选举委员会第四界别将原有区议会117个席位取消,并以分区委员会、扑灭罪行委员会、防火委员会代表取而代之。这些委员会代表具有更广泛的群众基础,例如乡村、青年、社企、法团、中小学校长会、工商团体等均有代表参与其中,均属于义务性质,没有收取任何薪津报酬,反映出他们单纯为小区建设出力的初心。对比已经异化为纵「独」煽暴工具的区议会,这些委员会代表才是最纯粹、最直接为地区建设发声的代表人物。

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早前受访时提到:「根据基本法第97条的精神,新的修改可让区议会『去政治化』,回归到为小区居民服务的功能,不再成为反中乱港分子瘫痪政府、破坏『一国两制』的平台。」

自区议会换届后,区议会被「揽炒派」骑劫后高度政治化,已沦为纵「独」煽暴、打压建制力量的政治舞台,引起民怨沸腾。当区议会已沦为纵「独」煽暴工具,甚至「揽炒派」以其占据的117个选委会席位作为日后左右特首选举的政治资本。

《基本法》第97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可设立非政权性的区域组织,接受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就有关地区管理和其他事务的咨询,或负责提供文化、康乐、环境 生等服务。」《基本法》明确规定区议会是非政权性质,当区议会已沦为纵「独」煽暴工具,甚至「揽炒派」以其占据的117个选委会席位作为日后左右特首选举的政治资本,有关的行为便明显违背了基本法第97条的精神。

故此,人大常委会的修改决定,既准确响应了《基本法》有关的条文,亦避免了日后可能出现的乱象来源,绝对合宪合法、合情合理。

八、依法打击和规管「硬对抗」和「软对抗」

4月15日为《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中联办主任兼国安委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骆惠宁出席教育日开幕典礼时强调,中央言必行、行必果,对一切损害国家安全和香港繁荣稳定的行为「该出手时就出手,一旦出手必到位」。骆惠宁又指:「现在,有了法律,有了机制,有了队伍,执行和落实就尤为重要。凡破坏国家安全的,属『硬对抗』,就依法打击;属『软对抗』,就依法规管。」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对维护国安有共同责任。

在「硬对抗」方面,虽然香港动乱暂息,但乱源还没有根除,死灰复燃的危险仍在。从国际形势看,美国新总统拜登政府对中国仍存敌意,与台湾联合对抗大陆亦正加强,而西方的反华政客也伺机攻华,他们近期不断挑动新疆争议,并继续在台前幕后支持香港的激进分子,都显示未放下香港这枚棋子,随时用之冲击中央和特区政府。在这大环境下,正如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昨说,外部势力会利用香港代理人和传媒,以很多方法将反中思想植入香港市民的心,挑起社会矛盾和仇恨,而这些危害国安的行为,有可能地下化。这番警告绝非杞人忧天,只要「幕后黑手」的意图仍在,激进势力便犹如火山内的熔岩,继续积累力量,等候时机再爆发。

在「软对抗」方面,揽炒派鼓吹「投白票」就是对抗的「软」招数。 特区政府4月14日向立法会提交《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首读、二读,修订包括在《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加入新罪行,禁止在选举期间藉公开活动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废票,最高可判囚3年。至于何谓「公开活动」,律政司长郑若骅称包括公众观察到的情况,例如动作、姿势、展示衣服,举例某人在寓所窗外挂「大条文」煽惑人不投票或投废票。

九、传媒方面国安漏洞仍然存在

在4月15日「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承诺,会全面理解、全力推动和全方位实践国家安全观,依照《国安法》采取必要措施,加强宣传、指导、监督和管理学校、社会团体、媒体、网络等对国家安全事宜的处理。

林郑月娥提到媒体对国家安全事宜的处理,显示在传媒方面,国安漏洞仍然存在。

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苏钥机,去年7月16日撰文《两岸三地报章报道国安法的异同》,指出《港区国安法》的设立,成为香港的重大新闻,它的进程急速,影响深远,不单为港人热切讨论,也令海外人士关注。两岸三地的报纸标题,日期由今年5月至7月14日,香港最负面的是《成报》和《苹果日报》,前者的负面报道比例占了一半,后者更达六成。

《苹果日报》、《成报》等反中乱港媒体,继续以报道之名,行鼓吹「港独」、挑战国安法之实。例如《苹果日报》4月15日在一篇名为「团体伦敦登广告宣扬香港民族」的报道中,就为「港独」组织「港人组织重光团队(Stand With Hong Kong)」大肆宣传,内文指「组织日前联同五个在英支持港人组织,在英国主要道路刊登大型广告,以香港『抗争』画面作背景配上英语口号,如『We Dare To Be Free』(我们敢于自由)等。团队表示,希望向全世界告知「香港人冇放弃过」,「将继续宣扬香港人的不屈精神。」云云。

文中更列出这个「港独」组织的背景、口号、宗旨,俨然是一篇「港独」组织的宣传稿。这样的文章与其说是一篇报道,不如说是宣传这些「港独」组织、宣传其「港独」纲领。这些已经不是报道,而是政治宣传、「港独」宣传,涉嫌违反国安法。

笔者早在2019年10月发表在本刊《建立一国两制新秩序》(笔名柳苏)一文中提出,封闭煽动和组织暴乱的反中乱港喉舌《苹果日报》。从2019年2月开始,该报就全力进行反修例的「洗脑式宣传」。每一次大规模游行乃至暴力冲击,都可以看到该报的黑影,该报成了「颜色革命」的煽动机器。《苹果日报》不仅煽动暴乱,更为暴徒提供资金。内地中央媒体发表评论文章,批评香港部份媒体乃至欧美媒体不断宣扬仇警、反中央的思想,煽动香港年轻人走上暴力违法的道路,其中更点名批评香港《苹果日报》是「毒苹果」,形容《苹果日报》黎智英是「暴力行动的策划者、组织者、参与者」。笔者早就建议封闭《苹果日报》,逮捕该报老板黎智英。

十、对未来三场选举充满期待

人大常委会「修法」后,「主场」就转到特区政府,包括根据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修改选举条例、重新进行立法会选区划界、进行选民登记,以及举行未来三场选举,即选举委员会选举、立法会选举和行政长官选举。

香港未来三场选举的投票日期已定,其中选举委员会选举将于今年9月19日举行,立法会选举则于12月19日举行,而行政长官选举将在明年3月27日举行。现届议员任期会延长至今年底,立会今年暑假继续开会,除处理修改选举法例,亦会完成民生工作。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接受多份报章访问时说,一定要做好未来12个月的三场选举,不存在说「尽量做」,她会亲自督导每个环节,不下放他人做,她又说已获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支持,会「开快车」审议草案。

林郑月娥3月23日出席一个经济峰会时指出,香港的「病之处、弊之源」是无全面贯彻落实「一国两制」,她指回归以来,许多有能力、身处重要位置的人,一直对完善「一国两制」「视而不见」或「见而不理」,积累愈来愈大的问题,人大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堵塞漏洞,相信可为「病后」的香港重建基础,重新注入能量。林郑月娥坚信,当香港社会的整体政治环境,因完善选举制度得以改善,会有更多有能之士愿意参与管治特区,她盼望更多贤能进入管治架构。

香港未来三场选举,时间紧,任务重,立法会须以高效率完成审议并通过完善香港选制,各方要抓紧落实完善选制,揭开香港良政善治新篇。

镜报动态 | 最新文章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镜报文化企业有限公司